Wednesday, December 26, 2007

作息

幸福

~你把我捡回去,当我在寂寞的皇后湾广场遛孤独的时候,你可以带我回家,不必多说话,只要让我知道你在乎我。

~你不介意让我看到你本来颓废邋遢完全没有基味的样子,让我觉得你给我的待遇是与众不同的。

~你和我无拘无束地喝着可乐,电视荧幕上的人偶死了千百次,依然童心未泯,在压抑开心大笑的情况下玩play station。

~你和我站在阳台上看着夜幕底下那个直径只有一寸长、可怜兮兮象孤儿的烟火,你的肩膀搭着我的右手。

~你不介意我轻吻你的手指,给我嗅闻你指甲的味道,让我把头枕在你的大腿上假寐。

~你允许我吻你膝盖后面的那块胎记,那块很象烙在我小腿上疤痕的那胎记,感觉终于我们有了一些可以联系的记号。

~你让我抱着你,在我自己的幻觉里面自我溶化掉。

~你吻我的时候,让我情不自禁把脸颊贴在你的脸颊上磨蹭。终于如此靠近你的胡渣,终于让我吻到你的胡渣。

~有一天你愿意让我躺在你身上,细数你胸沟的那片稀稀疏疏的绿洲。

~有一天你施舍给我机会,让我可以掀开你RENOMA的一角,让我把舌头伸进去,舔在你右边的睾丸上。

~你一直摇醒我。。。当我不再警觉、再次沉睡在“也许有一天我们会一起”的梦乡里。

~你让我一想到你还是会难过,难过后还是感觉很幸福。

弱水三千,我只取一瓢饮。

Thursday, December 13, 2007

作息

直到他来电。。。飞也似地奔去他家楼下,把那四包凉茶递给他。

1536是杀人鲸给的号码牌,说是要我排队等到了号码才能见到他,又说是有太多人仰慕他,所以腾不出时间接见我。

游泳池边。。。有几段沉默不语的时光,看着灯光晕黄照在他脸上,虽然说不要再想他了,可是心里一直还是很难过。

Tuesday, December 11, 2007

作息

海对于我从来没有什么特别的感觉,我的胸襟不会因为看看天水相连,一望无际的海洋而变得宽阔,继而可以做下什么人生的大决定。

海蓝得很闷,一个人的海边,简直是浪费时间。

他说他对“无所谓的人和事”从不记得,也没心情和必要去记忆。玩沙踢浪。“你可不可以捡一些贝壳送给我?”于是,踩在浪里面,他给我捡来这些贝壳。

带回来。他们躺着。自我催眠地想象着贝壳留存当天海洋的味道,上面沾了些拭不去的细沙。。。还有他那天手指的温度。

四个贝壳不是永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