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November 02, 2007

作息

经历“空中飞人”事件,见证了新鲜草莓浆变成肉干的伤口,更奇异地发现原来肉干伤口下面还藏有一湖脓汁。这几天入梦前,闲来无事,不是很努力地撕掉“肉干”就是很精神亦亦地挤脓,只要一个不小心,还是会见红。

这挤压脓汁的动作让我想起从前在上班时间帮一只工地狗挤脓的事件。我想我和那公狗一样,伤口都有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脓。

妈喋喋不休地告诫千万别弄湿伤口,所以这两个星期没有好好地、放心地洗一场澡。比较好笑的是,大小便的问题。膝盖伤口结了一个很大的疤,导致膝盖不容易弯曲,如果硬硬来的话,感觉膝盖又要再裂开一次。所以。。。小便时,需要提高左脚,尿液比较容易一泻千里;大便时,也需要伸直左脚,左手按着后墙,然后半空中蹲着,对准马桶碗。。。手脚并用地排泄,这二十九年来,还是头一遭。

这两个星期,除了害怕自己会单身孤独寂寞郁郁寡欢一辈子,也很担心自己会瘸腿。然后,杀人鲸捎来一通电话。。。一阵惊喜。。。他说他有一个“血来粉掩”的粉红色药粉。。。他说那是世上仅有的特效止血药粉。。。他说那神秘药方已经跟发明它的老人一起埋葬了。。。他说不介意救济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