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October 29, 2007

泰爽(陆〕~Bangkok

走在曼谷的闹市,大街小巷地陪前任寻找他要逛的二手书店,感觉很像amazing race,找到一间书店,就要在里面呆上整一个小时。曼谷的二手书店很多,里面摆放的都以英文书居多,其次都是日文书,再来就是法文书,德文书。。。华文书也有,只是可怜兮兮地被放在一个小橱上,随便翻翻尽是一些毛泽东语录、李光耀回忆录之类的难啃书。

前任抱了很多书回家,回头看看头上的轻快铁轨道,不惊教人感慨,前几天还在摸老虎皮,感觉好象发生在很久以前,时间过得很快。。。。。。

最后一次朝圣就发生在那次感叹时间飞逝的下午。我们说去就去。满腔热忱地搭地铁,兴致勃勃地走入小巷,看到一面彩虹旗飘扬―――天堂“巴比仑”―――久仰大名了。

天堂“巴比仑”是个美妙的地方,比KL的MM好上几倍,走在充满男人香的花园里,热眼观看各国各色人种帅哥猛男。哈哈。。。男人绝对是上帝最美丽的创意成品。为了证明自己不是色历内荏的同志,还未进入虎穴抓小老虎之前,我打算各自风景,就和前任约了一个时间,要回家时才见面。

寻幽探秘。。。我想所有的同志天堂都爱设计成迷宫一样,走在里头,常常有“柳暗花明又一村”的惊喜。除了那群人见人爱的肌肉猛男,还有一群不容忽视的圣诞老人,KFC老人。。。虽然他们各个都挺着18个月的身孕,可是身边都牵着一个美味可口的泰国男孩,欢天喜地地走进黑厢里去栽种迎春花。不明白的是,怎么那些Thai boy都喜欢有肚腩的老外男人? 那些大肚腩面积,足够让一个Thai boy坐上去享用早餐,还有多余的空间放一杯teh tarik。

物以稀为贵。上次在越南看到荷兰屌惊为天人,这次一次过看到几根西洋屌,已经没有那么激动了。印象较深刻的还是那个老外猛男,胸前香汗淋漓,在热得不像话的桑拿房里,竟然很有闲情逸致地玩弄自己的包皮,实在养眼。

前任有他的精彩,而矜持的我坐冷板凳也是意料中的事。

夕阳无限好,只是坐板凳。可是我心甘情愿。

这一路上,马不停蹄地赶路,没有打算融入当地社会,拍了几张自以为是的照片,走马看花地旅行一番,其实。。。又怎样?能够用最少的钱,最短的时间,最省的交通工具,最色的眼光。。。去赚取经验、去摸老虎山猪、去吃很多道地美食、去玩很多的地方才是叫正经。

Wednesday, October 24, 2007

泰爽(伍)~Bangkok

白天我们去佛门圣地朝圣,瞻仰佛容。佛像低眉慈目,我们拍了不少五颜六色的照片。夜晚来临时,我们去同志天堂朝圣。

我们穿过曼谷的红灯区,依然有很多皮条客,拿了一张长长的list,说了一大堆Sasso Sasso的泰语,后来才明白他们想说的是Sex show。看进去那些酒廊,A go go 女郎骚首弄姿,虽然很好奇,不过我们还是忠于自己的性取向,并以自己的性取向为傲,下次,我就要跟那些扯皮条的说:I love dick, I suck cock。。

终于到达目的地。也终于教我见识了真正的A go go show,就在“木星” 那里。那个可爱男孩说,我们刚好赶上10点的那场秀,其实,我们早前就来问好了时间的,哈哈。。。然后,口里喝着可乐,看着台上的猛男帅哥穿了一条挂有号码的性感小裤子(那些小裤子一定是塞满棉花之类的物体),感觉好饱满啊。随着音乐的节奏,zig-zag地走着,10个有10个都是俊美帅哥。

节目开始,帅哥猛男载歌载舞,变装皇后出场,她们的大奶很不安分地藏在乳罩里,,教人吃醋的是,她们竟然非礼伴舞的帅哥猛男,她们摸遍舞男帅哥的身体,还把手放在猛男的小飞机上,时不时拉下一点点给观众看猛男的阴毛。。。非常撩人。

猛男钢管舞也很性感撩人的,看着那四个猛男绕着钢管跳舞,还不忘把自己的性感肌肉和小裤子磨擦在钢管上,很象动物频道上看到的猫科动物,他们在做记号吗?那些钢管好幸福啊。。。我希望自己是那根钢管。

不得不说其中一环叫人出汁的节目,那就是“猛男打飞机”。表演的猛男帅哥就是那个从头到尾非常叫人注目的那个,有着一个性感光头,胸前背后都有刺青,胸前几搓稀稀疏疏的胸毛更是锦上添花。阳刚到~~~是零号的人都会不知不觉张开大腿的。可是他的屌未免大得惊人,根本不是亚州人的尺寸。后来,我怀疑那些台上露屌的帅哥猛男是带了一个假阳具来唬烂人的,差点上当,以为自己那么幸运可以一个晚上看到那么多亚州大屌。话说回来,那个表演打飞机的猛男拿了一本杂志,忘情地在台上众人面前自慰。。。。。看到小巨人,有一种倚天不出,谁与争锋的气势。

高潮在后头。万众期待的Sex show正式上演。两个裸男被关在小小玻璃箱里,互磨互插,做尽各种撩人姿势。他们没有真正进入,只是再演戏,感觉又热又搞笑。

泰爽(肆)~Bangkok

回去曼谷的路程,一直想象那个肥佬洋人和人妖姐妹的做爱方式,还想不出一个所以然,巴士已经到达曼谷这天使之城了。

曼谷的第一天,我领着前任去闹市中的四面佛拜拜。如果半途不杀出那个鸡拜老姨,预算这一天就没有什么好值得记载了。

话说我们兴高采烈地去拜拜,故意忽略路边摆档口售卖神料的老姨们,因为知道她们一定尽其奶力嘶杀前来拜拜的善男信女,如果可以就尽量回避。

然后,该死的我,竟然相信那个鸡拜老姨的话,以为她档口的香料只卖20B,心中暗喜。于是便对这个鸡拜老姨大发慈悲,掏钱跟她买香料,还跟她聊天说笑。谁知那个鸡拜老姨,突然各贴了张金箔纸在我们的额头上,然后用非常破的广东话对我们说话,还递给我们四串花环,要我们给她200B。妈的,上当了。我想除掉贴在额头上的金箔纸,那个鸡拜老姨见状,嘴里便讲了一大堆暹话,最后还往自己的脖子做了几次砍头断脖子状。哇塞!真的很keli,如果平白无顾被这个鸡拜老姨下暹降,那还得了,赶紧给钱就跑了。

然后,汗流浃背地拜拜四面佛。现在,希望四面佛可以原谅这个靠他吃饭的鸡拜老姨,希望这个会讲几句破烂广东话的鸡拜老姨不要再骗游客了。

这200B的事,直等到我看到了A go go show才能释怀。

题外话~空中飞人

这一生当中,做过几次空中飞人。不过这次做superman非常教我印象深刻,教我真正了解人的确是皮包骨的,所以很值得记录下来。不是要博取同情,反正通过这个失恋部落格所认识见面的人,只有五个,想写是因为过程还蛮好笑的。

话说农历七月已经过去了,倒霉的我,这次不止翻摩托车,还和摩托车一起飞上路墩,报销了摩托车。

躺在BJ的交通三角岛上,也不知过了多久。。。。。。
车祸发生之后,依稀记得有个路过的印度摩托车骑士扶起我;依稀记得有一个华人老姨一直用福建话问我:有事boh?;
依稀记得我很潇洒地跟他们讲没事;依稀记得我用福建话和马来话跟他们道谢;依稀记得感觉晕旋;然后。。。。。。不知过了多久就到家了。到家之前,记得我还和那个印度guard打了声招呼。

依稀,依稀,依稀。讲了那么多“依稀”。。。是因为当时忘了我怎么会躺在那里?有那么一刻忘了自己住哪里?想了很久,才跟那华人老姨说我应该是住在那个住宅花园的。记得当时出现在脑海里的那个字眼(现在回想起来,干吗当时我一直想着kanchanaburi这个地名)。忘了我怎么懂得把摩托车推回家?在那个小时里面,细节全忘了。然后就这么回到家了。
我想可能是脑震荡吧,而失去短暂记忆,哈哈。。。真是好笑,这种事还是头一次发生在我身上。

到家后,我以为没事,脱掉牛仔裤,才知道两边膝盖血流如注,妈妈弟弟看到我的卫生纸和棉花团上血染的风采,二话不说,就把我送进槟城GH的急救室。在车上,我才渐渐想起,我刚从泰国旅游回来,不久前才发生车祸。哈哈。。。现在回想起来,血流很多,不一定就会很痛的。男儿有泪不轻弹,男儿流血不流泪,这两句古话,我做足了样,绝对不丢我中华五千年历史文化的脸。

到了医院,眯眼马来小弟弟医生帮我包扎伤口,然后一边跟几个围在我身边的马来小妹妹实习生解说。他指着我左边血淋淋膝盖的伤口,说那是skin lose,原来那叫“丢皮”,不用他说,我也知道。他还叫其中一个比较胆大的马来女孩穿上手套,摸摸我两边流血流得不亦乐乎的膝盖,看看有什么分别。她说:memang ada rasa lain。她说左边的膝盖比较“松” ,右边的膝盖比较“紧” ,听了,我哈哈大笑。这些可爱的马来小妹妹,她们将来可是救人命的医生。过后,她们还访问我,天啊!那是她们的功课吗?

再然后,那马来小弟弟医生便叫我坐轮椅,并叫弟弟推我去照x-ray,天啊!有那么大件事?我走路绝对是问题的,只是觉得我的膝盖骨一直在皮下“滑动”而已。。。。。。过了很久,等了很久,另一位华人女医生说我没事,膝盖骨没有碎,脚骨也没有裂,可以回家了,还给我两天MC,叫我在家躺着疗伤。这次帮我疗伤的不是辛哓琪,是Jennifer Lopez。

做了这次的空中飞人,我知道了几件事。伤口在流血的时候是不痛的,要等到第二天才感觉隐隐作痛;别看膝盖那儿肉少少的,流出血来也是很可观的,至少吓坏我的妈妈;背后擦伤了一大片,现在想起来,好象有躺在地上一会儿,要说的是,虽然脊椎骨那儿的皮很少,但是流了那么多血,染红了我的制服,还看不见我的脊椎骨,真是谢天谢地。最重要的还是,没有破相,哈哈。。。下巴那儿有一块黄豆般大的血迹,擦掉就没事了。特地拍照留念,现在看起来还蛮血腥的,就不贴图了。

Monday, October 22, 2007

泰爽(叁〕~Pattaya

我们为了想体验坐火车的滋味,所以决定买火车票,乘火车回曼谷去,在从曼谷转搭巴士去Pattaya。

到了Pattaya,我深深体会到:旅行,有时侯,想像会比实践好。

我和前任在闹市,针对住宿问题,而意见不合,所以分道扬镳。最后他住他的,我住我的,他住进了Pattaya的Boyz town的旅馆,我住在Boyz town边缘的一间guest house。

Guest house的counter老姨非常不友善,还好现在不记得她的鸡拜脸。此事是为从此不想再来Pattaya的第一大因素。

Pattaya的沙滩短浅,早上涨潮,短沙滩更是我见有怜,槟城Batu Ferringhi的沙滩就比这里的沙滩强多了。此事是为从此不想再来Pattaya的第二因素。

Pattaya的夜,朝气蓬勃。走在红灯区,道路两旁的夜总会播放着我喜欢的舞曲。穿着三点式的美丽泰女郎向我们招手,可我们是要去朝圣的。到了圣地,可爱的男孩招呼我们,心想:人生的第一场A Go Go show就给了Pattaya。终于开始,猛男陆续上台,穿了性感小内裤,而小裤裤快被他们的manhood撑爆了。然后,他们随着音乐移动。。。。。。我的天!原来A Go Go show就这样子,太失望了,我以为有show看的(后来去了曼谷才知道不是〕。坐了一会儿,我们便回去guest house了。此事是为从此不想再来Pattaya的第三因素。

早起。早起是因为被隔壁房的声响吵醒的。以为此行就这样无声无息,不值得一提。可是,多亏了他们――我隔壁房的一小时房客。

我当时被吵醒,竖起耳朵听听是谁那么没礼貌、扰人清梦。听到了高跟鞋踩在地砖的滴答声,然后马桶抽水声,接着就有一把声音说了一些话,大意是此地不宜久留。。。。。>哈哈。。。醒悟原来是人妖姐妹正在接客,我以为有耳福了。可是,从头到尾,我只听见人妖姐妹不断重复那几句问话,要她顾客告知他原本住的旅馆名字,而那顾客,我只听见他的沉重喘气声,一言不发。
说真的,那男人的喘气声很撩人,反而那个人妖姐妹一点都不专业,吝啬地连一声叫床声都不给,只顾发问一大堆问题,不专心做爱。其实我很有道德、不想听的,可是那声音穿墙而过。。。。。。我只有躺在床上的份,自己想象隔壁房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过了许久,高跟鞋的滴答声再次响起,心想他们终于完事了。那人妖姐妹开门、下楼、又上楼,另有一把女声,是那人妖姐妹搬来救兵-----楼下那个counter girl。那个counter girl也问了同样的问题。我想是那顾客醉得不醒人事,想不到那个人妖姐妹那么有道义想送他回旅馆。想像着她俩摇着那个打鼾的男人,真好笑。然后,她们关门下楼,应该是拿他没辙,所以放弃。

梳洗完毕,要去找前任吃早餐。下楼看见人妖姐妹站在路旁,偷偷瞄了一眼,她个子比我还高,皮肤古铜色,两粒奶像是快要跳出来一样,腰围18寸吧,很容易折断的样子。

几个小时后,早餐回来。人妖姐妹已经走了。准备上楼。。。终于被我看到那个男主角。天啊!那个老洋人像是怀了二十个月还生不出一男半女的孕妇,肚腩很大。他们是怎么做爱的?

泰爽(贰〕~Kanchanaburi


从Ayuthaya去Kanchanaburi,我们决定效法《寂寞星球》的省钱大法,用了将近三个半小时的路程,坐巴士去,间中必须去Suphanburi换坐一辆巴士。

此行本来是要去哀悼二战期间,因为日本强迫建造铁路而大批死亡的战俘和劳工。。。后来在网路上看到那个Tiger Temple,他就在Kanchanaburi的34公里处,于是,临时起意,把这趟去Kanchanaburi叫“摸老虎之旅”。而那个“死亡铁路”-Death Railway Bridge变成了第二个目的。

所谓Tiger Temple,已变成一个旅游圣地,是要征收300B的入门票。佛寺我可没见到,橙衣和尚也没见着几个,见到最多的是不怕人的山猪,那些山猪总爱跟人亲近,有些还直走到眼前,懒洋洋地躺下,撒娇地要我摸摸他。哈哈。。。真是可爱。这可是我人生中,第一次摸到活山猪。看到那么多大小山猪,我想到的是拜月尾时的烧猪肉。

园里的水牛、粉红水牛、黄牛、白牛、马、鹿、山羊,孔雀甚至鸡和都不喜欢山猪。晚餐时分,园里的动物像是说好了,全部团结起来欺负山猪,看到山猪来强食物就把他们赶走。而山猪他们自家人也常常“余、余、余”地打架争吃,简直一盘散沙,大的欺负小的,老的欺负少的,公的欺负母的,空有一身大架子,连一只孔雀都害怕。

比起那些草食动物,老虎是不自由的。天气热,老虎们被铁链拴住,在谷里睡觉。天气很热,慕名前来摸老虎皮的游客们排着队伍,由工作人员(为何不是和尚?〕牵手领着拍照。我本来希望可以让老虎头枕在大腿上拍照(海报就是那样拍的〕,可是,到了那里才知道,要叫老虎像猫一样乖乖把头放在大腿上拍照是要另外给钱的,叫价1000B。
虽然说,那1000B是用在什么老虎基金的,可是我还是觉得那是浪费钱。退而求其次,我对前任说,希望他们会领我去那只大老虎,只有他是不睡觉的,像模特儿一样,不耐烦地走来走去。那雄老虎果然雄赳赳,感觉非常的man,吊在后面的睾丸是猫咪睾丸的放大数十倍。可是,那些工作人员都不把游客领去那只大老虎,他们只把我们带去那几只睡觉的老虎和小老虎那里,做一些好无意义的近距离摸老虎皮动作。之后,我有一种千里迢迢进了宝山却没有带走几颗宝石的感觉。

还有一个比较值得记下来的是,那个在guest house外面卖BBQ烧肉串的女孩,她说我们很像Thai boy,还free给我们一枝BBQ烧鸡肉串,刚好四粒,我和前任可以平分。当时,我跟那好心女孩解释说我们是马来西亚华人,特别在“PURE”那个字,加重了语音。

那个在Kanchanaburi的晚上,下了一场大雨,空气凉凉的,窗外的荷叶没有洒洒做响,我还来不及营造诗意。。。就入梦了。

泰爽(壹〕~Ayuthaya

才下飞机,就上巴士。转了两个巴士站,我们终于到达古城Ayuthaya。各自租了一架脚踏车,古城说小不小,大太阳底下,踩起脚踏车也是很考验体力的。从这个佛寺到那个佛寺,地图上是1cm的距离,佛寺的尖塔就在眼前了,却是那般的远。

脚踏车上,我听见自己的心跳声。天气热,可能脸色苍白没有变红,前任问我需要休息吗,我说不必,大力否认自己体力不济的事实。

当明信片的景色和佛像呈献在眼前时,我没有太多的感触、更没有坐在佛像脚边思考古往今来,只是做了一般游客会做的事,拍了几张自以为美的照片,就这样了。本来想要逐个拜访古城的残破佛寺,可是天气说变就变,后来还在雨中漫踩脚踏车,雨中不慌不忙地踩脚踏车,惬意便是那个样子。

Ayuthaya―――说什么也不会再去第二次了。

这一趟去Ayuthaya,教我印像深刻的还是guest house热情如火的老板娘。老板娘不止一次表示她是第一次见到马来西亚人(我不断强调我们是马来西亚华人〕,可能因为如此,她自动把租赁脚踏车的费用大大减价给我们(从50B变30B〕。当我们离开时,热情如火的老板娘还特地跑出来送我们,她站在路旁,左手牵着一个小孩,右手不断挥手说byebye。当时我心里想:Ayuthaya的泰国女人真是和蔼可亲啊。

***SK Guest House
24 Moo 4 Klong Makhomriang Road, Ayuthaya.

Wednesday, October 10, 2007

非主流家庭主妇

那五个家庭主妇里面,身边的朋友都没有把Edie当成自己的favourite,Edie是比较不受欢迎的,所以算是一个非主流家庭主妇。托Bree的福,Edie在第三季的戏分增加不少。可是,那么一个玩世不恭的家庭主妇,怎么突然想安定了?有点不象原来的她。

《Desperate Housewives》的season 3 在Edie 上吊双脚停止摇晃后落幕了,另一边厢,《Desperate Housewives》season 4 已在九月三十日如火如荼地上映。看了season 4 的trailer,Edie死不掉,还和其他主妇以性感打扮出现。

本来不喜欢Edie的,但看了season 3后,也不希望她死掉。至少她已经没有那么教人讨厌了。明枪暗箭,直来直往;物兢天择,适者生存,Edie会是那个活到很久的家庭主妇。

Bree假怀孕,有好笑;
Lynette得了癌症,她有好发挥了;
Gabriel发现自己的婚姻原来是个圈套;
可是,Susan在树林里和Mike成亲后,season 4的她还能做什么?

Monday, October 01, 2007

A brand new day

我看到了杀人鲸的背鳍,他探出头来say hi。顿时,前几天的郁闷一扫而空,小小心结解开了,周围的空气突然充满向日葵的味道,很阳光的那种,there’s a bright, brand new day again。。。。。。无病呻吟也有好几年了。干吗捧着一颗七零八落的心,对着所有人说:只要你过得比我幸福,我就开心。手中的那颗心已经破碎、复原,又破碎又复原了很多次,干吗还要充大方?我本来要爱你一辈子的,你不爱我,是你的损失。哈哈。。。Welcome to the rhythm of a brand new day。。。小小灰色的带雨云朵可以来光顾,我自己可以听歌疗伤、抚平不良寂寞情绪,只要不让悲伤留到日落,就象圣经说的那样:“生气却不可犯罪,不可含怒到日落。。。”。

浏览二十岁出头小弟弟小妹妹的部落格,忍不住惊叹十声。 现在的年轻人思想早熟,生活历练丰富,一副老鸟看破红尘的口吻,小小年纪对所有事物都有独到见解,一针见血的幽默想法教我连连点头、表示赞同,人家我就快三十了还在怀春呢。

昨天开始已经不一样了。 单身?还是;爱情?我还信仰的。

爱情万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