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August 27, 2007

作息

阔别四年,没有太浓的乡愁,一直到看见了拉让江,才停止惋惜这几百块的机票钱。

这里活了二十年,从不知道拉让江也可以叫鹅江;而且,在江畔也不曾见过传说中的天鹅,即使是家鹅,我也没发现他们的踪迹。难道天鹅这侯鸟曾在家乡留驻避寒?几年不见,家乡市区栽满绿树;更好笑的是,到处可见天鹅塑像。 原来天鹅已经变成家乡的标志;所以,古晋有猫,家乡有天鹅。

真难度过,在这个在家乡的四天三夜,我夜夜想“回家”。

Sunday, August 05, 2007

作息


在工地旁的树林里看见一只飞鼠。同事很兴奋地叫我过去,并指向树林的一棵树,说那儿趴着一只飞鼠。眯了眼才发现那只披着一件保护色外套大衣的飞鼠。他不动如山,不走进看的话,完全看不出那棵树上有一只飞天动物。再走进一点,这飞鼠似乎被吓,急忙跳跳爬爬地往上移,到了一个高度后,回头看我俩一眼,就这样张开四肢,变成一架滑翔机,从这棵树滑去另一棵树了。

Saturday, August 04, 2007

作息

欧阳文风要来槟城了。

和一只冒失的蝴蝶睡了一个晚上。我睡床头,他睡床尾。不是说这些夜闯屋里的昆虫,可能是死去家人的灵魂变的吗?我们渡过一个平静无梦的夜晚,爸他没托梦给我。从来都不亲,难怪他也没有话要跟我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