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May 21, 2007

玫瑰茉莉花茶

把阿骆送给我的玫瑰花泡在热水里,干瘪的小花苞,还没见过世面,就被人类强行制成木乃伊。给热水洗洗,也许会得偿所愿,把紧锁在花瓣里的能量,狠狠地,恨恨地释放出来。最终,干玫瑰花苞没有开花,随着汤匙的搅动,漂白了象极人造色素的红花瓣。花苞苍白了,玫瑰尸体发出淡淡的幽香。

我嫌一种花香太单调,便抓了几撮茉莉花茶叶撒下去,叫茉莉花茶叶和玫瑰花苞同生共死。

在电脑荧幕前,假想自己喝了花茶,人也变得比较诗情画意,同时忧愁善感。等着等着等着。。。等着你的来电。玫瑰花和茉莉花茶叶的精华都被我喝进肚里去,最后变尿了还是盼不到你的来电。

Friday, May 11, 2007

出柜,有那么容易吗?

今天看了懒人写的一篇字,是她读了欧阳文风的《现在,是以后了吗?》的阅后感。因为没有什么高见,就不便留言。看了懒人的留言版,女生的留言多过男生。是不是女生对同志恋情比较开明?她说得对极了,同志也是一样爱人,不是害人。哈哈。。。

只是,出柜真有那么容易吗?

曾经,有个朋友问我最爱看什么毛片?基于我对他的信任,给他看了男男性爱片,借此向他出柜。哪知从此,我失去了一段友谊。他只是嘴巴讲,卵巴爽。
我娘曾经对我说,同性恋有病,是变态,是疯子。她不知站在她面前的其中一个儿子就是基佬。哈哈。。。

所以,出柜,真的不容易。
出柜了,是海阔天空,还是众叛亲离?真要狠狠赌上一把。

好想对彩虹下的兄弟姐妹说,不要伤害女孩。你可能是奉了父母之命,可能肩上扛着不孝有三,无后为大的包裹,也可能想要借着异性恋的婚姻去掩饰你同性恋的基因,才谈婚论嫁。但她们可是为婚姻赌上了一辈子的幸福。我们没有权力去剥夺她们追求一个爱她们的人的自由。

也好想对那些所谓直佬男生说,男同志不是一看到男人就想插他们屁股。那是你对男同志的无知,我们没有要求你对男同志有100%的认识,也不需要你设身处地替我们着想。只是希望下次,当你心血来潮时、想把无知当幽默时、看到基佬作状掩着屁眼时,不要开同志这种无聊的玩笑。真心希望你的子孙后代没有一个是同性恋。

哈哈。。。又是一个蓝天白云的早晨,尽管昨夜的狂风暴雨扫落一地叶,我还是很有心情说废话。

Wednesday, May 09, 2007

No need to reply

陌生人,我叫你不要回应简讯,你硬硬来一个:“How about if I reply ur sms?He he。。。Ok,bitten already。 Now in my stomach already。”哪知随随便便的一封简讯,叫我开心了好几天。

我想那是从前留下的阴影。发了简讯,等你回应(回音?),你就是不回。Yes or No这样简单的答案都懒于(吝啬)回应?
亏我担心你到底发生了什么事?这样对待一个关心你的人,不太好吧?工作忙,好啊,那么你总要吃饭拉屎睡觉吧,难道在你做这些人生大事时,回一下简讯会死么?

从今以后,我总不厌其烦地加上一句“No need to reply this message。”这样管你有没有回讯,都无所谓了。这举动,我解释为自我保护。

Monday, May 07, 2007

三十年

KL回来那天,正是五月一日。在网路上遇到了一个刚刚失恋的男孩。五月一日真是个奇妙的日子。几年前的这一天,在茶舍碰见前任。几年后的这一天,遇到了刚刚失恋的他。是不是我想象力丰富?难道我的救赎来了?

他:我生病了。
我:你不是说是小病吗?
他:我需要人照顾?(听起来很象岸哥平时会说的话)
我:那么。。。给我三十年来照顾你。(说出来后,很后悔,干嘛那么冲动,干嘛跟一个陌生人说这样的话,我是不是太寂寞了?)
他:为什么是三十年?我以为是forever。
我:哈哈。。。因为我会活到六十岁,如果上帝没有意见的话。
他:原来如此。很伤心。那么我只要二十年好了。
我:为什么二十年那么短?
他:我给自己set了time limit。我只活到五十岁。我会在四十岁时退休。
我:二十年也好。到时一起死。(忘了刚刚的后悔,又不经大脑地吐了这一句。肯定,我是寂寞到笨死)

神女有心,襄王无梦;落花有意,流水无情。
刮了自己两巴掌,好清醒呀这一次。

Saturday, May 05, 2007

DELETE

就象小狗越过繁忙的马路,一点rasa也没有。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

想不到我那么放不下你,翻看从前存留下来的简讯,哈哈。。。有好几个月,存那么久干吗?逐个deletedeletedeletedeletedeletedeletedeletedeletedeletedeletedeletedeletedeletedeletedeletedeletedeletedeletedeletedeletedeletedeletedeletedeletedeletedeletedeletedeletedeletedeletedeletedeletedeletedeletedeletedeletedeletedeletedeletedeletedeletedeletedeletedeletedeletedeletedeletedeletedeletedeletedeletedeletedeletedeletedeletedeletedeletedeletedeletedeletedeletedeletedeletedeletedeletedeletedeletedeletedeletedeletedeletedeletedeletedeletedeletedeletedeletedeletedeletedeletedeletedeletedeletedeletedeletedeletedeletedeletedeletedeletedeletedeletedeletedeletedeletedeletedeletedeletedeletedeletedeletedeletedeletedeletedeletedeletedeletedeletedeletedeletedeletedeletedeletedeletedeletedeletedeletedeletedeletedeletedeletedeletedeletedeletedeletedeletedeletedeletedeletedeletedeletedeletedeletedeletedeletedeletedeletedeletedeletedeletedeletedeletedeletedeletedeletedeletedeletedeletedelete。。。。。。delete得干干净净。

没有rasa,只是鼻子有点酸。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原来copy和paste这样好用。

Friday, May 04, 2007

她的生日

昨天是她的生日,我毫无察觉。从不把她的生日放在心上,是因为她不吃这一套。

记得小时候,团契的弟兄姐妹教我做了一个心形褶纸。我选来粉红色和白色的颜色纸,准备折纸并在母亲节那一天送给她。起初我是开心的,满怀期望可以看到她收到心形褶纸时的喜悦。后来,她不领情,连碰都没碰一下。她说她不要这个没用的心形褶纸。十二岁,不记得有没有失望。但这小小一件事却叫我记到今时今日。

昨天是她的生日,压根都不知道。反倒是弟买了一粒咖啡蛋糕送给她。她开心得不得了,笑得象个小女孩;没有生日歌,没有蜡烛许愿,她急忙切了蛋糕分给我们吃。

咖啡蛋糕在吞下去的那一刻,应该和我心里的愧疚碰个正着吧。

Wednesday, May 02, 2007

KL~花钱之旅③

这次不去飞禽公园看鸟,也不去蝴蝶公园扑蝶,就连一两块钱几近免费的入门票也要省下来,不去看大红花,放弃了在胡姬花下当气质男的机会。我要省钱,怕晒黑了没人要。

逛了两次茨厂街,花了不少钱买旅游书。用眼睛预先欣赏书里香港维多利亚海港夜景时,阿伦的漂亮弟弟用广东话骂了我一句“无趣”。耳朵被刺了下,当时假装没听懂,其实很介意,要不然也不会记录下来。

我想他该是肖老鼠的吧?要不然怎么会对一个刚认识的我,如此无礼,没有好脸色看?我又不是要跟他配对,干嘛这么对待一个陌生人?我的脸被这个漂亮弟弟的毒舌洗了好几次,没有反驳的余地,为保持我成熟男人的风度,不想在阿伦面前投诉他,只好把不爽放在心里,把他当做此行的一段小插曲好了。

KL~花钱之旅②

E兄和S兄在不同时间场合问说有没有想过要来KL发展。怎么会没有?当然有;我想去KL,也不是为了要寻找工作,或发展什么的;我想去KL找爱情。年龄一大,从前对爱情的执着和要求都会减少,因为时间不多。我这么想着。如果可以活到六十岁,那么我只有三十年和爱人谈恋爱。那不是太短了吗?

阿伦是个家乡老友。他和小爱人之间发生了问题,却从头到尾都不动声色。长距离的感情对某些人来说,是一个问题。一度以为他们可以通过这项考验的。。。我想即使他的这段感情失败了也不怕,反正他的桃花运旺,也许下一分钟,就可以找到一个替代的唇红齿白小爱人。

我的【三十年爱情宣言】有那么好笑吗?听后,阿伦和他的漂亮小朋友居然大笑。他说,好多同志情侣的感情得以生存很久,是因为各自都睁一眼,闭一只眼地生活,只要在外头戴套就好。听起来有点悲哀,不敢去想像自己的爱人和别人上床的模样。

KL~花钱之旅①

“旗正飘飘,马正啸啸,一弯新月来相照。。。。。。” 这是我在E兄车上听来的歌。记忆里,那是好久好久以前,《两个永恒》里的歌。

一直记挂这事,也说不出到底在担心些什么?我想自己胆敢在交友网站贴了两张龟头照,还怕S兄小小的手机相机吗?我真的有那么矜持吗?

我写博就是虚虚实实的,只是他们三人好真,真的像是从网志里走出来一样。。。黄色E兄、晴天S兄都和他们的部落格的形象吻合,就连蓝色忧郁W小弟也对他自己的部落格诚实。
只有我,里外不是人。惭愧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