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May 04, 2007

作息

昨天是她的生日,毫无察觉。从不把她的生日放在心上,是因为她不吃这一套。

记得小时候,团契的弟兄姐妹教我做了一个心形褶纸。我选来粉红色和白色的颜色纸,准备折纸并在母亲节那一天送给她。起初是开心的,期望可以看到她收到心形褶纸时的喜悦。谁知她不领情,连碰都没碰一下。她说她不要这个没用的心形褶纸。十二岁,不记得有没有失望。但这小小一件事却叫我记到今时今日。

昨天是她的生日。弟买了咖啡蛋糕送给她。她开心得不得了,笑得象个小女孩;没有生日歌,没有蜡烛许愿,她急忙切了蛋糕分给我们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