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April 27, 2007

小龙女

小龙女,也叫龙姑娘,或者干脆杨夫人好了,是古墓派第三代掌门人。自小被父母遗弃,幸好被她的师父收留,抚养长大,又学会古墓派的武功。小龙女常年生活在终南山活死人墓,没有晒多少太阳,不食人间烟火,心如止水,没有七情六欲,不懂什么叫爱情。一直到十八岁那一年,遇到了杨过,从此,她的生命之湖起了涟漪,有了转变。

“爱怎么做。怎么错。怎么看。怎么难。怎么教人死生相随
爱是一种。不能说。只能尝。的滋味。试过以后不醉不归
等到红颜憔悴。她却依然如此完美
等到什么时候。我们才能够体会”

最教人佩服的是:
,她可以在吊起来的绳索上睡觉。很厉害。
,她可以在寒冰床上睡觉。可以一边睡,一边练内功。
,她不食人间烟火,只要喝蜂蜜就可以活很久。
,她养玉蜂,又懂得驱使玉蜂。很厉害。
,她很细心,可以在玉蜂翅膀上刺字,又不会弄死玉蜂。谁会?
,她可以一心二用,心无杂念,从周伯通那里,学会了双手互搏之术。所以,右手可以使玉女心经,左手可以使九阴真经。很厉害。这个世界上,只有周伯通,郭靖和小龙女三人懂得这门功夫。
,她有无比坚贞对爱情的信念,一生只爱一个人。去哪里找这样的女孩?
,她跳涯不死,这可能是幸运。但她可以在没有任何物质,基本设施,甚至没有逃生希望的谷底,一个人独活十六年。最厉害。

“爱是一朵。六月天。飘下来。的雪花。还没结果已经枯萎
爱是一滴。擦不干。烧不完。的眼泪。还没凝固已经成灰
等到情丝吐尽。他才出现那一回
等到红尘残碎。他才让人双宿双飞

有谁懂得个中滋味”
小龙女的一生很坎坷;跟爱人聚少离多。
生平最悲惨的是,
,被全真教的道士玷污了清白。
,不可以和相爱的人再一起,因为世俗礼教不能容忍师生恋。
三,受了几次很重的内伤,吐了几次鲜血,中了情花毒和五毒神掌的毒,几次险些送命。,为了救爱人的命,差点嫁给了一个老头。
,最后搞到跳涯自尽。

“爱是迷迷糊糊。天地初开的时候。那已经盛放的玫瑰
爱是踏破红尘。望穿秋水只因为。爱过的人不说后悔
爱是一生一世。一次一次的轮回。不管在东南和西北
爱是一段一段。一丝一丝的是非。教有情人再不能够。说再会”

最令小龙女快乐的是,
,古墓里,四面楚歌时,她的爱人愿意陪她一起死。
,她知道爱人杨过不在乎她的名节清白,还把自己当成是他妻子。这一幕,很感人。其实,小龙女自己一直都很介意自己失身于他人,反倒杨过不在意。
,在王重阳的画像前,与爱人拜堂成亲。
,十六年后,与爱人在绝情谷底重逢。她万万也想不到她的丈夫爱她那么深,即使十六年后,还是忘不了她,也跟着她跳下断肠涯。
,往后和爱人隐居的日子。

※※※※※

资料来自:-
金庸的《神雕侠侣》
周华健和齐豫的《天下有情人》
百度网站

Wednesday, April 25, 2007

性别歧视?

看了几天几夜的第二季《Desperate housewives》DVD版,昨晚临睡前,换换口味观赏直佬的春宫片。

几回翻云覆雨后,戏里面两只赤裸的欲望动物,在雄性动物性高潮时,把自己的蜜汁一味往雌性动物的脸上发射,直到精尽鸟完,才告一段落。包括前戏,没有003的耕耘,大肠宽道,体汁交流,前后20分钟。

完事后,没有温馨的慰问,没有疼惜的亲吻,就换了两个哺乳动物上战场。赤裸裸的两个美女,骚首弄姿,又是接吻,又是挤奶,都把对方当成乳牛,期望对方的乳房在自己的九阴白骨爪的拨弄下,可以挤出一点什么。徒劳无功后,其中一个美女的舌头就往下滑,水蛇开始往洞里钻,又是前门,又是后门的挑逗。。。。。。只有女人了解女人的身体需要。真好笑,她俩身材好,乳房不象打过针;全程我没能勃起。

为何直佬的春宫片里可以出现女同志的交欢场面?反而没有男同志的?这说明直佬男人接受女同志?却对男同志的手牵手表现很不屑。这就是欧阳文风常说的异性恋霸权主义?

Tuesday, April 24, 2007

爪哇面

华人的爪哇面通常是煮的,橙色的汁料还有撒在面条上面的虾煎,很好吃。有一次,吃了一个华人老姨的炒式爪哇面,很特别,味道也不赖,从此,变成了我午餐时常常光顾的档口。

吃了几个月,吃上瘾了(这个地方没有其他更好的选择)。然后有一天,这家档口换了老板,是老姨的老公。心想,他们是生意做大?在槟城哪一个角落开了分行?所以,两夫妻一人顾一个档?从此之后,这里的档口就由老姨的老公掌厨。

可是,老姨的老公长得有点猥锁,矮矮胖胖,头发油油发光,感觉他是那种小便后没有洗手的人,想到这些就没了胃口,几个星期不光顾,直到克服了心里那层障碍。

为何女人厨师看起来比较清洁?男的就看起来就比较肮脏?

Thursday, April 19, 2007

这个星期我花美金~第七天在金边

※最后一个晚上,醒过来不知几次。天气太热了,好不容易捱到天亮,洗了一个冷水澡。在阳台上,看到远远的Psar O Russei没有市集和人潮。他们应该还在家乡过年吧。我真聪明,选了一个这么美好的时间来柬埔寨。无所事事了几个小时,干完了带来的《西游记》,再欣赏一下几本在暹粒买来的《寂寞星球》。
我即将踏上归途了。

这个星期我花美金~第六天回到金边

※真是后知后觉。原来巴士司机按车笛不是按爽的。而是在发出警告讯号,让其他道路使用者可以打起十二分精神。同时也让路边要过路的鸡鸭牛羊知道,不想被老爷巴士撞死,最好乖乖待在路旁。

※巴士一路奔驰着。突然到了一处荒野就停下来。巴士司机也没有发出什么特别讯号,大家都非常有默契地赶紧下车,然后做鸟兽散,各自到草丛一角站着。那时,我才明白他们下车是为了解手。男的光明正大地向着一望无际的稻田一泻千里;我猜只有田里的黄牛才能欣赏小鸟吐水景观。女的比较含蓄,手拿了毛巾,把自己的下半身围起来,然后蹲在草丛后面;我猜只要泥土里的蚯蚓愿意抬起头来,一定可以看到她们的妹妹。荒山野岭没有水可以洗手,所以他们把自己的衣服或者别人的座位当手巾。

※回程的巴士好坐多了。双腿没有那么酸痛。一路上有听不懂的柬埔寨歌曲陪伴。听了几下,决定还是听我的梁静如好了,就这样亲亲又暖暖地一路赶去金边。

※为庆祝最后一个晚上在柬埔寨还有这累人的一个星期,决定放纵一下自己,去Sorya Shopping Centre吃一顿好料的。所以我打包了炸鸡套餐,好好稿赏一下自己。哈哈。。。这一顿是这个星期最不budget的一顿晚餐。

这个星期我花美金~第五天在暹粒

※因为Banteay Srei的精致和阳光下所呈现的色泽,她一直是我最喜欢的一个废墟。她很远,距离吴哥窟有21公里那么远。途中,露在外套的手,在光和影中穿梭;裹在衣裳内的身体其他部分,也感觉烧灼。
回途中,Li Da这个有欠家教的司机说他可以带我去其他附近的寺庙比如Banteay Samre,不过我得付他多一点车油费,在说现在又是新年,照理多付一点是应该的。我心里恼怒他擅自起价,更怕他把我一个人丢在荒山野岭和田野的水牛作伴,只好无奈答应。途中不想跟他说话,亏我好心给他水喝。一直到我去了Banteay Samre,这个保存得还不错的寺庙,见识了他的美,这才甘愿气消。
然后我又回到了吴哥窟,参观了几个不著名的小寺庙。游客不多,所以大拍特拍,很有满足感,幸亏没和Li Da翻脸。

※暹粒的最后一天,我又回到了小吴哥。今天是新年的第二天,吴哥城里,人潮多得象海浪一样,一波一波地涌进城。他们不畏惧午后的太阳,我一味往阴凉处钻,小孩们却在大太阳底下追逐玩闹。哇塞!好一个没有鞭炮的新年。

※今天去了:
-Banteay Srei
-Banteay Samre
-Ta Keo
-Thommanom
-Chau Say Thevoda
-Angkor Wat

Wednesday, April 18, 2007

这个星期我花美金~第四天在暹粒

※昨晚在Phnom Bakheng看完日落后,下山,居然找不到Li Da,最后只好拿出眼镜才在摩托司机堆里发现他。柬埔寨男人看过去,全部都差不多一样脸谱;就好象他们看我们华人和老外一样。只有自家人看自家人才各有千秋。真有趣。

※又去了Phnom Bakheng,不过这次是去看日出。好美啊!遇到一个和我打招呼的游客,他来自新加坡。后来整天的行程都遇到他和他的朋友们。他问为何我老是穿一件外套,难道不怕热吗?我当然怕热。但是我没跟他说我更怕黑,怕黑了再也白不回来。

※为了省钱,我在路边进食,不在乎他们哪里来的水源,路边哪有自来水?也不管路上的飞沙走石。这个柬埔寨妈妈非常和蔼可亲。我终于吃了她一顿好吃的猪肉炒饭,看他们好象只有一个大桶用来洗碗碟,也许还有其他水桶也不一定,希望不是只用泡泡水洗一次,过滤一次就算清洁了。
想起小云说我是sampah桶,即什么都吃,不挑剔,也吃得没品味。从前听了有点伤。现在,还真感谢我有一个sampah桶的胃,在没有其他选择又要省钱的情况下,吃了路边摊的食物,也没拉肚子,很容易生存啊我。

※今天去了:
-Phnom Bakheng看日出
-Angkor Thom:-
-Bayon
-Baphuon
-Phimeanakas
-Preah Khan
-Preah Neak Pean
-Ta Som
-East Mebon
-Pre Rup
-Banteay Kdei
-Ta Phrom

这个星期我花美金~第三天在暹粒

※起了个早。我要付寄宿费了。吧台男问我当初他们给我开的价钱是多少,我很惊讶,原来他们没有“沟通”。于是把心一横,说了老板娘给我开的价即两块钱美金。吧台男没有问起别的,收了我的钱就叫我在一旁等巴士。那时,扫地男来回经过好几次,我很紧张,害怕他问起吧台男为何只收两块而不是三块钱美金。然后他们突然聊天起来。紧张得很,我拿定主意,顶多跟他们摊牌,绝不给那该死的扫地男好脸色看。谁知一切风平浪静,可能那个该死的扫地男一觉醒来忘记了。我又省了两块钱美金。哈哈。。。

※巴士误点。金边大塞车,因为明天是柬埔寨人民的新年。许多游子开始回乡过年了。金边已经有三个摩托司机跟我说暹粒的新年很happy。好,就等着看暹粒的新年有多happy。巴士的冷气好比青蛙的血,随着气温转变。除了永不鸣休的车笛,后座小狗的啼哭声,一路上,好彩还有陈淑桦,林忆莲的歌声陪伴。

※途中,看到很多瘦狗,瘦猫,瘦牛。。。连男人女人都是小小只的。虽然柬埔寨男人看起来都很瘦小,但随随便便一指,都可以指出几个天然有机的肌肉男,这不禁叫我想到他们的“短小精悍”。唯一看过去有点肥的是水牛还有已经被斩首砍蹄,被吊起来烤的猪。
四月到九月是旱季。一路上可以看到已经干涸的稻田和莲花池,还有散落各处的干瘦白牛,我居然可以看出这里的萧条景色。

※路上,坐在旁边的柬埔寨老姨总是把身体靠过来。我的腿已经可以感觉到她大腿的重量了。这个善良的老姨除了只会对我微笑,还请我吃鸭蛋,我没吃。原来柬埔寨的长途巴士这么难坐(后来我才知道我坐的是普通人民坐的公共远途巴士,但我付的是游客价的巴士费,我上当了)。巴士的位子很窄,我的腿麻痹了好几次,还好屁股有点脂肪,但还是教我坐得感觉屁股不是屁股。隔壁的老姨好象没有什么感觉,竟然睡得香。我猜是因为她屁股多肉,一路上,感觉象是坐cushion一样爽。

※终于到了暹粒。我替自己找了一个摩托司机,叫Li Da,今年25岁,尚未娶亲,已经有一个女友了。我们谈好价钱,跟他去找guesthouse,就在Psar Chaa(old market) 附近,一个晚上三块美金,好开心。哈哈。。。我终于“又”来到了Angkor Wat,再次为他的巍峨壮观而惊叹。于是,我在小吴哥的热空气里,悠闲悠哉到黄昏。

※今天我去了:
-Angkor Wat
-Phnom Bakheng看夕阳

这个星期我花美金~第二天在金边

※带来的MP3 player有张清芳的《加州阳光》-----“当阳光洒在昨夜泪水未干的枕上,我刚刚醒来一个没有你的异乡。。。。。。” 。柬埔寨的阳光照不进小烤屋,我的枕上也没有泪水的痕迹,一夜无梦,但我的确在没有他的金边醒过来了。

※一个叫Wok的25岁摩托司机载我一整天,他陪我一起吃了一整天的沙尘和晒了一整天的太阳,半途还带我去他家洗脸。摩托车抄小径,一会儿黄泥路,一会儿柏油路,只是一个上午的时间,我的脸已经被灰尘打了一层粉底。

※在Wat Phnom这个寺庙前,看到许多很臃肿的猴子,这和路途中看到的瘦牛成了强烈的对比。正当我和Wok坐在路旁休息时,一群像韩国人又像日本人的游客来了,他们为了省那一块钱美金,坚持不买入门票,就在山脚下拍照,漠视管理员的驱赶。直到他们讲了我听得懂的福建话,才知道他们是华人,我突然对Wok不好意思起来。

※今天我去了:
-万人冢
-监狱博物馆
-国家博物院
-Wat Phnom
-Royal Palace & Silver Pagoda
-Psar Thmei(Center Market)

※我以为我听错了。昨天,那老板娘明明跟我说寄宿一晚是两块钱美金,但是为何这个看似扫地男却说要收我三块钱美金?我开始有点不爽了。

这个星期我花美金~第一天在金边

※走出海关已是下午四时十五分。这里的时间比大马迟一个小时。

※摩托司机的谈话兴致高,整条街我已吃了不少风沙。他叫Dor,介绍了Boeng Kak湖边只有两元美金的民宿,因为谈不拢明天金边一日游的价钱,悻悻然地离开了。

※放了行李,出来走走。宿舍那条街杂乱无章,垃圾多,人多,老外也很多。路边的tuk tuks司机问我要不要找女孩,原来我长得那么直吗?

※天气热,躺在床上像被烧烤着。来这里真的只是clear leave那么简单吗?难道我想向他证明我有独处的能力?但这关他什么事呢?

※今夜的晚餐是家里带来的香蕉和饼干,省了一顿晚餐的费用。

Tuesday, April 17, 2007

变黑了

妈妈说我变黑了。即使全副武装,又搽防晒油,又带帽子,又穿外套,在柬埔寨的艳阳天下,我还是变黑了。

脸黑了,甚至手捉滑鼠都变得生疏。

Saturday, April 07, 2007

风雨岁月

“三日风(hong),四日雨(hor)。”
这是老游给马来辣妈这几天的行为写照。如果这句用福建话讲出来,很象王菲的《将爱》那首歌了。“风风火火,轰轰烈烈,我们的爱情象一场战争。我们没有流血。。。。。”

最近,马来辣妈心情不佳,一人坐着,不说话;但她这种奇怪行为只对我们发挥,跟隔壁部门的同事还是有说有笑。这种反常行为已经不是第一次了。

从前,我们关心她,慰问她,想知道为何她突然不同我们说话。那时我们猜测她因为戒食,或心情不好,才不想开金口。但这论点,又不能成立,因为她还是常常走到隔壁去和人有说有笑,她的坏心情可以选择性的发挥。

这次我们再也不管她,还很恶毒地私下讨论她可能正值更年期。从前她自夸自己思想开通,很ragged,不像那些思想保守的友族。可是,她现在的行为根本就是挂她自己脸一巴掌。

后来,经由工地坐第二把交椅的头头口中得知,原来她家的小猫随处大小便,一生气就把小猫丢了。但是,她生气小猫是她家的事,为何把负面情绪带来工作的地方?是她自己教导无方,能怪我们吗?给我们脸色看,干嘛?她也四十有八了,如果因为更年期的荷尔蒙失调而导致不适,去看医生好了。把脾气发在我们身上有用吗?

Thursday, April 05, 2007

男女授授不亲???

昨晚学rumba,有一个舞步是,女生做了zig-zag走路后,会跳到男生面前,然后让背轻轻地靠在男生胸前,轻轻地坐在或者作势坐在男生的右腿上,两只手必须轻轻地按着男生两腿两侧。
而男生要很man地带领女生,舞步虽然很少,非常容易记,但是要懂得action,玩一点花样,还要跳得很阳刚,要不然,人家会说跳舞的男生很妖里妖气。

哈哈。。。
所以,我也很man,带领着阿灵转来转去,跳得她气喘如牛,呼出来的气很香,原来女生的吹气如兰是真有这回事。

话说当阿灵坐在我的大腿上,两只手轻放我的左右腿两侧时;
而我理应把右手将她拦腰抱住,让她的背靠在我的胸前,左手提起来和肩膀齐高,呈大鹏鸟之飞翔状;
我的右手竟然不小心碰到阿灵的乳房。
音乐继续着,我还来不及不好意思,就得跳下一个舞步了。
再来,当我把阿灵轻轻地“丢”出去时,让她面向着我,我又不小心“插”到她的乳房。
天呀!又非礼了阿灵一次。
后来,虽然非常小心,但还是碰到她的乳房数次。

只是阿灵好象没事人一样,舞照跳,腿照坐,腰照扭,屁股照摇;
原来她穿着蛮硬的乳罩,所以我的手感觉不到女性柔软的乳房。

我想阿灵也明白吧,要把rumba跳得美丽好看,男生女生身体上的接触是不能避免的。
阿灵已嫁为人妇,身材娇小玲珑,还蛮丰满的;
如果她知道我是同志,她更不以为意了。
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