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April 19, 2007

这个星期花美金~第六天回到金边

※真是后知后觉。原来巴士司机按车笛不是按爽的。而是发出警告,让其他道路使用者可以打起十二分精神。同时也让路边要过路的鸡鸭牛羊知道,不想被老爷巴士撞死,最好乖乖待在路旁。

※巴士一路奔驰着。突然到了一处荒野停下来。巴士司机也没有发出什么特别讯号,大家都非常有默契地赶紧下车,然后做鸟兽散,各自到草丛一角站着。那时,我才明白他们下车是为了解手。男的光明正大地向着一望无际的稻田一泻千里;女的比较含蓄,手拿了毛巾,把自己的下半身围起来,然后蹲在草丛后面。荒山野岭没有水可以洗手,所以他们把自己的衣服或者别人的座位当手巾。

※回程的巴士好坐多了。双腿没有酸痛。一路上有听不懂的柬埔寨歌曲陪伴。听了几下,决定还是听我的梁静如。

这个星期花美金~第五天在暹粒

※因为Banteay Srei的精致和色泽,她一直是我最喜欢的一个废墟。她很远,距离吴哥窟有21公里那么远。途中,露在外套的手,在光和影中穿梭;裹在衣裳内的身体其他部分,也感觉烧灼。

回途中,Li Da这个有欠家教的司机说他可以带我去其他附近的寺庙比如Banteay Samre,不过我得付他多一点车油费,在说现在又是新年,照理多付一点是应该的。心里恼怒他擅自起价,更怕他把我一个人丢在荒山野岭和田野的水牛作伴,只好无奈答应。途中不想跟他说话,亏我好心给他水喝。

然后又回到了吴哥窟,参观了几个不著名的小寺庙。游客不多,大拍特拍,有满足感,幸亏没和Li Da翻脸。

※暹粒的最后一天,又回到小吴哥。今天是新年的第二天,吴哥城里,人潮多得象海浪一样,一波一波地涌进城。他们不畏惧午后的太阳,我一味往阴凉处钻。好一个没有鞭炮的新年。


Wednesday, April 18, 2007

这个星期花美金~第四天在暹粒

※昨晚在Phnom Bakheng看完日落后,下山,居然找不到Li Da,最后只好拿出眼镜才在摩托司机堆里发现他。柬埔寨男人看过去,全部都差不多一样脸谱。

※又去了Phnom Bakheng,不过这次去看日出。好美啊!

※为了省钱,在路边进食,不在乎他们哪里来的水源,路边哪有自来水?也不管路上的飞沙走石。这个柬埔寨妈妈非常和蔼可亲。终于吃了她一顿好吃的猪肉炒饭,看他们好象只有一个大桶用来洗碗碟,也许还有其他水桶也不一定,希望不是只用泡泡水洗一次,过滤一次就算清洁了。

这个星期花美金~第三天在暹粒

※起了个早。要付寄宿费了。吧台男问我当初他们给我开的价钱是多少,我很惊讶,原来他们没有“沟通”。于是把心一横,说两块钱美金。吧台男没有问起别的,收了钱就叫我在一旁等巴士。那时,扫地男来回经过好几次,我很紧张,怕他问起吧台男为何只收两块而不是三块钱美金。拿定主意,顶多跟他们摊牌。

※巴士误点。金边大塞车,因为明天是柬埔寨人的新年。金边已经有三个摩托司机跟我说暹粒的新年很happy。好,就等着看暹粒的新年有多happy。巴士的冷气好比青蛙的血,随着气温转变。除了永不鸣休的车笛,后座小狗的啼哭声,一路上,好彩还有陈淑桦,林忆莲的陪伴。

※途中很多瘦狗,瘦猫,瘦牛。。。唯一看过去有点肥的是水牛还有已经被斩首砍蹄,被吊起来烤的猪。四月到九月是旱季。一路上可以看到已经干涸的稻田和莲花池,还有散落各处的干瘦白牛,居然可以看出这里的萧条景色。

※路上,坐在旁边的柬埔寨老姨总是把身体靠过来。我的腿已经可以感觉到她大腿的重量了。这个善良的老姨除了只会对我微笑,还请我吃鸭蛋,我没吃。原来柬埔寨的长途巴士这么难坐(后来我才知道我坐的是普通人民坐的公共远途巴士,但我付的是游客价的巴士费,上当了)。巴士的位子很窄,腿麻痹了几次,还好屁股有点脂肪,但还是教我坐得屁股不是屁股。隔壁的老姨好象没有什么感觉,竟然睡得香。

※终于到达暹粒。替自己找了一个摩托司机,叫Li Da,今年25岁,尚未娶亲,已经有一个女友。谈好价钱,跟他去找guesthouse,就在Psar Chaa(old market) 附近,一个晚上三块美金,好开心。终于“又”来到了Angkor Wat。于是,我在小吴哥的热空气里,悠闲悠哉到黄昏。


这个星期花美金~第二天在金边

※带来的MP3 player有张清芳的《加州阳光》 。柬埔寨的阳光照不进小烤屋,枕上也没有泪水的痕迹,一夜无梦,我的确在没有他的金边醒过来。

※被一个叫Wok的25岁摩托司机载了一整天,也吃了一整天的沙尘,晒了一整天的太阳,半途还带我去他家洗脸。只是一个上午的时间,我的脸已经被灰尘打了一层粉底。

※Wat Phnom寺前有许多很臃肿的猴子,这和路途中看到的瘦牛成了强烈的对比。正当和Wok坐在路旁休息时,一群像韩国人又像日本人的游客来了,为了省一块钱美金,坚持不买入门票,就在山脚下拍照,漠视管理员的驱赶。直到他们讲了我听得懂的福建话,才知道他们是华人,突然对Wok不好意思起来。

※以为听错了。昨天老板娘明明跟我说寄宿一晚是两块钱美金,但是为何这个看似扫地男却要收我三块钱美金?开始有点不爽了。

这个星期花美金~第一天在金边

※走出海关已是下午四时十五分。

※摩托司机的谈话兴致高,整条街我已吃了不少风沙。他叫Dor,介绍了Boeng Kak湖边只有两元美金的民宿,因为谈不拢明天金边一日游的价钱,悻悻然地离开。

※放了行李,出来走走。宿舍那条街杂乱无章,垃圾多,人多,老外也很多。路边的tuk tuks司机问我要不要找女人,我长得那么直吗?

※天气热,躺在床上像被烧烤着。

※今夜的晚餐是家里带来的香蕉和饼干,省了一顿晚餐的费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