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March 30, 2007

小便大大声

最近马来辣妈老是跟我借厕纸,于是我把整卷的厕纸送给她,再把一些存货全都丢给她,她消费厕纸的力量绝对惊人。反正我也没什么用厕纸,用水清洗会比较卫生。
马来辣妈跟我借厕纸教我联想到很多。。。。。。

男生小便之际,总会不由自主地颤抖一下,随之就是心里一阵舒爽;可能是体温随着尿液骤然流失,身体不能控制地发冷几秒钟吧,过后身体又温暖了。这一幕常常可以在荧幕上看到,但是女生呢?小便时,她们也会发冷颤抖一下吗?这些私人问题不好意思问女生。

男生小便后,都会用力抖几下,以便可以甩掉小飞机上的尿珠,这样内裤就不容易留下污迹,也没有尿骚味。但是女生呢?她们没有龟头,是不是不必学男生那样用力抖几下?这也是不好意思向女生启齿的问题。

记得吴淡如曾经说过,有些女生小便时,会顺便开了水喉,让水喉的流水声盖掉自己的小便声。她说这其实是一种不爱自己身体的表现,也是对自己没有信心。
看了她的这句话,觉得有道理,我举手赞成。

小便嘛,有声音是很正常的,何必偷偷摸摸怕被人知道。小便大大声可以顺便告诉外面的人,这厕所暂时有客人,请外边尿急人稍等一下。如果小便没有声音,厕所门又关得紧紧的,反而叫人奇怪,怀疑里面的人是不是晕倒了。

我想女生比较含蓄吧,尤其东方的女生更是有礼貌,她们如此怕被人非议粗鲁吧。这也是可以谅解的。

小便和大便真的很正常,不应该引以为耻。所以,为了爱自己的身体,对自己的身体有100%的信心,还是小便大大声,让黄金敢敢地摔下去吧。

Tuesday, March 27, 2007

狗老大和他的子孙后代

这几天,狗老大一直缠着Putih,他又想播种了;
其他雄狗看到狗老大都离开远远的,他们再怎么年轻力壮都打不赢狗老大,唯一能做的就是想想如何去浇息体内那把燃烧的欲火。

Putih虽然活了一把年纪,但她的卵巢还很活跃,三四个月前才产下独生女Jiji,现在又可以老蚌生珠了。

来兴那只软脚狗再也不软脚了,现在还人小鬼大,轻轻呼唤他的名字,他就跟你撒娇,小弟弟的形状在皮夹克里越来越明显,硬得像是可以做爸爸了。

咳嗽让来旺要死不活了几天几夜,吃了Paracetamol,竟然可以痊愈。

旺来不见了,不知是被车撞死,还是被人抓去宰了。

工地的头手老大眼看狗老大子孙满堂,心里有点不平衡,建议把新生小狗送去SPCA。
可是,他想的美。他以为SPCA那么好心肠,可以收留那么多流浪的土狗。他们肯收留小狗,但条件是,得把小狗妈妈也送去,然后把狗妈妈给阉了,让母狗不能人道。
即使小狗可以被留下来,但日子一久,没有好心人收养他们的话,他们还是难逃一死。
我不会忘记那个SPCA的印度司机说过的话:“apa boleh buat,bagi mereka tidur lah。” 他说的很简单,很轻松,好象只要小狗一死,所有问题都可以解决,但是狗儿得赔上一条命。人类真的很伟大。

Monday, March 26, 2007

可怜小昭

赵敏,周芷若,殷离前后都和张无忌有了婚约,只有可怜的小昭,没有婚约,还得离开中国,去伊朗当圣女。

我想她应该知道自己是弱势的。她不像殷离一样是张无忌的表妹;她也不是周芷若,小时候就认识张无忌,对他还有喂饭之恩;她也没有赵敏那么尊贵,有蒙古郡主的身份;所以小昭自愿退出,当了张无忌的上司,救了他一命。

在小昭一生中,最快乐的时光,应该是和张无忌一起在光明顶的秘密隧道里,助他练习“乾坤大挪移” 。往后的日子,张无忌在小昭的回忆里一定是满满一整片。然而,在张无忌的回忆里,小昭又占据多少位子?

刻意不去想起,却越想越伤心。
昨天的潇洒很快就夭折了。

Thursday, March 15, 2007

工地狗

这里的小狗很多是同父异母的兄弟姐妹,多少都有一些血缘关系,真要追究起来,还真的有点复杂。乱伦事件偶尔会发生,他的表妹可能是你曾祖父的妾;你舅舅的小姨可能是他的外婆,诸如此类,所以需要一些工地外的雄狗注入一些新血。又是狗的交配季节,所以最近的工地大门外常常可以看到一些驻守的发情雄狗,只要工地的狗老大一时疏忽大意,虎视眈眈的外来雄狗们都会来一场恶斗,胜出者,立即跨上去,抽动几下,射精,屁股黏着屁股,很久很久才会分开。然后,两个月后,一群小小狗就出世了。

Saturday, March 10, 2007

歹命的小狗

为什么人类会对其他物种这样残忍?
是谁会对这两个月不到的小狗淋滚水(热油?)?

前几个星期,小狗的背部皮开肉绽,四肢都有伤口,伤口上沾满泥土,干掉的皮毛和血块,还散发奇怪的腥味。

狗儿唾液有治疗功效,只是背部某些地方,她的舌头根本舔不到;
狗儿母亲不管,狗兄弟姐妹只懂得旁观;她只能哀嚎,不断地跑来跑去。
小狗求生意志强,哀叫了两个星期,竟然死不掉。

或许消毒药膏真有其功效。
她背部的烂皮开始脱落,伤口正在痊愈中,新的皮毛还没开始生长。
她或许忘了人类怎样叫她受苦;现在看到人类,会开始靠近,表示亲热了。她命不该绝,将来会是许多小狗的妈妈。

Wednesday, March 07, 2007

听懂各种语言的小狗

存活的几只小狗,度过了危险期,没有变成肉酱的,都明白马路如虎口这个至理名言。如果不被送走的话,应该可以给他们一个名字了。于是我帮他们取了很本土化的名字,全部都以福建话发音:来兴,来旺,旺来,几几。当然这些狗名字对小狗们来说没有任何实在意义,而且,他们还有印度guard给的印度名,马来guard给的马来名。所以,所谓来兴、来旺、旺来都是我自己叫来shiok sendiri。

不管人类口里叫出来的是什么语言的名字,有多少个音节,他们会第一时间,冲到你面前,用力摇尾巴表示亲切。一方面肚子饿,三餐当一餐吃,所以无时无刻期望人类可以施舍食物;另一方面他们很友善,努力和人亲近。

只是到了晚间,这些友善的小狗会野性大发,常常追逐路过的夜归人。看门之余,他们把追逐人当成余兴节目,但他们不知道这样的游戏可以招来杀生之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