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February 27, 2007

我不是recycle bin

那天得力要当红娘,看我一个人寂寞地打飞机,自告奋勇要介绍男人给我。
我当然很开心,如果真有什么人骑着高大威猛的白马出现,踢踏踢踏来取代他在我心里的位置,我连他妈的都会爱上,也不枉我为了得力在聊天室里受尽屈辱。

为得力受尽屈辱是有因由的。话说为了帮得力找个旗鼓相当,而且门当户对的爱人同志给他,我即尽所能,说尽好话,把得力说成一只熊猫,满足那个医生所有提问。可是那个吊高来卖的医生以为自己是哪根葱,见好不收,得寸进尺,需索无度,硬把好汉逼上梁山,忍无可忍,只好把他在MSN里delete了。这样一个同志医生不要也罢。

把这件事对得力说了。

得力问我需要怎么样的男人,我很认真地bla bla bla。。。。。。
心想难道得力要报答我的恩情,要介绍男孩给我认识。
我不是吹嘘自己的心肠有多好,虽然那很靠近事实。哈哈。。。但是请不要把我当成垃圾桶。

他说要把那些同他和他的干弟弟合不来的男孩介绍给我认识,让我有多一些认识男孩的机会。
我听了,心里即刻不平衡起来,忿忿不平,凭什么要我做recycle bin?在爱情世界里,没有资源回收这回事。

我没妄想当天鹅,但也不要你们施舍的蛤蟆。
那些你们不要的蛤蟆男人,即使跟他上了床,他也不会因此升级变青蛙,更不会变成王子,我要来干嘛?

我对爱人的要求简单,但这并不代表我随便呀,难道就随随便便接受你们不要的男孩?我还是有自尊的。

Wednesday, February 14, 2007

吃海鲜

Teluk Kumbar 的夕阳
前任约我2月14日吃晚餐,为了避嫌和误会,特地叫他早一天出来吃饭。已经计划好了,2月14日的我和DVD有个约会。

十几里路赶去Teluk Kumbar吃海鲜。
在夕阳余辉下,我们把螃蟹分尸了,把癞尿虾吞下肚。
我们之间的话题绝对好过从前的无声胜有声。
“改天我们去参观Batu Maung的Muzium Perang,听说那里有鬼,是战争时候死掉的人的鬼魂。”
“去那里跟他们求真字吗?”
好无聊的话题,加快了sotong被消化的速度。

希望我俩的感情各自有归属,明年今日不必再来这里吃海鲜了。

Monday, February 05, 2007

软脚狗

软脚狗是Puppy的小儿子,排行第九,体积最小,他大哥比他要大上一倍。
在畜生界,人类也重公轻母。小公狗都被人抱走了,只剩下两只小母狗和那只软脚狗。

小狗生了乳牙咬狗妈妈的乳房叫狗妈妈喊痛。
于是狗妈妈就要她的孩子独立,孩子不得不独立。
除了垃圾堆,他们需要人类的救济。
就这样软脚狗和他的两只狗姐姐在随时会送命的工地里成长。
小狗是可爱的,在脸谱还未转形变成成年狗时。

小狗蹦蹦跳跳地享受狗童年的时光,只有软脚狗,走两三步得坐下来休息;所以一段小小的路程,也要停下来休息两三回。
在他走走停停的过程中,食物已被他的姐姐们抢吃完了。

看着他将活活地被饿死,就对他特别眷顾,打包卤汁猪肉饭喂养他,希望吃了猪肉可以教他四条腿有力气跑步。软脚狗嘴坏,只拣好吃的猪肉吃,把剩下来的饭丢给他姐姐。吃猪肉吃到嘴巴也刁了的软脚狗,养成了挑食的坏习惯。往后的日子,他再也不吃我从家里带来的隔夜饭,宁愿饿肚子看着姐姐们吃,也不愿张嘴吃一口。

在这食物严重匮乏的建筑工地,大狗们三餐当一餐吃,实在不容软脚狗挑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