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December 26, 2007

作息

幸福

~你把我捡回去,当我在寂寞的皇后湾广场遛孤独的时候,你可以带我回家,不必多说话,只要让我知道你在乎我。

~你不介意让我看到你本来颓废邋遢完全没有基味的样子,让我觉得你给我的待遇是与众不同的。

~你和我无拘无束地喝着可乐,电视荧幕上的人偶死了千百次,依然童心未泯,在压抑开心大笑的情况下玩play station。

~你和我站在阳台上看着夜幕底下那个直径只有一寸长、可怜兮兮象孤儿的烟火,你的肩膀搭着我的右手。

~你不介意我轻吻你的手指,给我嗅闻你指甲的味道,让我把头枕在你的大腿上假寐。

~你允许我吻你膝盖后面的那块胎记,那块很象烙在我小腿上疤痕的那胎记,感觉终于我们有了一些可以联系的记号。

~你让我抱着你,在我自己的幻觉里面自我溶化掉。

~你吻我的时候,让我情不自禁把脸颊贴在你的脸颊上磨蹭。终于如此靠近你的胡渣,终于让我吻到你的胡渣。

~有一天你愿意让我躺在你身上,细数你胸沟的那片稀稀疏疏的绿洲。

~有一天你施舍给我机会,让我可以掀开你RENOMA的一角,让我把舌头伸进去,舔在你右边的睾丸上。

~你一直摇醒我。。。当我不再警觉、再次沉睡在“也许有一天我们会一起”的梦乡里。

~你让我一想到你还是会难过,难过后还是感觉很幸福。

弱水三千,我只取一瓢饮。

Thursday, December 13, 2007

作息

直到他来电。。。飞也似地奔去他家楼下,把那四包凉茶递给他。

1536是杀人鲸给的号码牌,说是要我排队等到了号码才能见到他,又说是有太多人仰慕他,所以腾不出时间接见我。

游泳池边。。。有几段沉默不语的时光,看着灯光晕黄照在他脸上,虽然说不要再想他了,可是心里一直还是很难过。

Tuesday, December 11, 2007

作息

海对于我从来没有什么特别的感觉,我的胸襟不会因为看看天水相连,一望无际的海洋而变得宽阔,继而可以做下什么人生的大决定。

海蓝得很闷,一个人的海边,简直是浪费时间。

他说他对“无所谓的人和事”从不记得,也没心情和必要去记忆。玩沙踢浪。“你可不可以捡一些贝壳送给我?”于是,踩在浪里面,他给我捡来这些贝壳。

带回来。他们躺着。自我催眠地想象着贝壳留存当天海洋的味道,上面沾了些拭不去的细沙。。。还有他那天手指的温度。

四个贝壳不是永恒。

Friday, November 02, 2007

作息

经历“空中飞人”事件,见证了新鲜草莓浆变成肉干的伤口,更奇异地发现原来肉干伤口下面还藏有一湖脓汁。这几天入梦前,闲来无事,不是很努力地撕掉“肉干”就是很精神亦亦地挤脓,只要一个不小心,还是会见红。

这挤压脓汁的动作让我想起从前在上班时间帮一只工地狗挤脓的事件。我想我和那公狗一样,伤口都有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脓。

妈喋喋不休地告诫千万别弄湿伤口,所以这两个星期没有好好地、放心地洗一场澡。比较好笑的是,大小便的问题。膝盖伤口结了一个很大的疤,导致膝盖不容易弯曲,如果硬硬来的话,感觉膝盖又要再裂开一次。所以。。。小便时,需要提高左脚,尿液比较容易一泻千里;大便时,也需要伸直左脚,左手按着后墙,然后半空中蹲着,对准马桶碗。。。手脚并用地排泄,这二十九年来,还是头一遭。

这两个星期,除了害怕自己会单身孤独寂寞郁郁寡欢一辈子,也很担心自己会瘸腿。然后,杀人鲸捎来一通电话。。。一阵惊喜。。。他说他有一个“血来粉掩”的粉红色药粉。。。他说那是世上仅有的特效止血药粉。。。他说那神秘药方已经跟发明它的老人一起埋葬了。。。他说不介意救济我。

Monday, October 29, 2007

泰爽(陆〕~Bangkok

走在曼谷的闹市,大街小巷地陪前任寻找他要逛的二手书店,感觉很像amazing race,找到一间书店,就要在里面呆上整一个小时。曼谷的二手书店很多,里面摆放的都以英文书居多,其次都是日文书,再来就是法文书,德文书。。。华文书也有,只是可怜兮兮地被放在一个小橱上,随便翻翻尽是一些毛泽东语录、李光耀回忆录之类的难啃书。

前任抱了很多书回家,回头看看头上的轻快铁轨道,不惊教人感慨,前几天还在摸老虎皮,感觉好象发生在很久以前,时间过得很快。。。。。。

天堂“巴比仑”是个美妙的地方,比KL的MM好上几倍,走在充满男人香的花园里,热眼观看各国各色人种帅哥猛男。男人绝对是上帝最美丽的创意成品。寻幽探秘。。。怎么同志天堂都爱设计成迷宫一样?走在里头,常常有“柳暗花明又一村”的惊喜。除了那群人见人爱的肌肉猛男,还有一群不容忽视的圣诞老人,KFC老人。。。虽然他们挺着18个月的身孕,可是身边都牵着一个男孩,欢天喜地地走进黑厢里栽种迎春花。

这一路上马不停蹄地赶路,没有打算融入当地社会,拍了几张自以为是的照片,走马看花地旅行一番。就这样了。

Wednesday, October 24, 2007

泰爽(伍)~Bangkok

白天我们去佛门圣地朝圣,瞻仰佛容。佛像低眉慈目,拍了不少五颜六色的照片。夜晚来临时,我们去同志天堂朝圣。

穿过曼谷的红灯区,依然有很多皮条客,拿了一张长长的list,说了一大堆Sasso Sasso的泰语,后来才明白他们想说的是Sex show。

终于到达目的地。也终于教我见识了真正的A go go show。赶上10点的那场秀,口里喝着可乐,看着台上的猛男帅哥穿了一条挂有号码的性感小裤子,感觉好饱满啊。

节目开始,帅哥猛男载歌载舞,变装皇后出场,她们的大奶很不安分地藏在乳罩里,,教人吃醋的是,她们竟然非礼伴舞的帅哥猛男,她们摸遍舞男帅哥的身体,还把手放在猛男的小飞机上,时不时拉下一点点给观众看猛男的阴毛。。。非常撩人。

猛男钢管舞也很性感撩人的,看着那四个猛男绕着钢管跳舞,还不忘把自己的性感肌肉和小裤子磨擦在钢管上,很象动物频道上看到的猫科动物,他们在做记号吗?那些钢管好幸福啊。。。希望自己是那根钢管。

不得不说其中一环叫人出汁的节目,那就是“猛男打飞机”。表演的猛男帅哥就是那个从头到尾非常叫人注目的那个,有着一个性感光头,胸前背后都有刺青,胸前几搓稀稀疏疏的胸毛更是锦上添花。可是他的屌未免大得惊人,根本不是亚州人的尺寸。后来怀疑那些台上露屌的帅哥猛男是带了一个假阳具来唬烂人的。

高潮在后头。万众期待的Sex show正式上演。两个裸男被关在小小玻璃箱里,互磨互插,做尽各种撩人姿势。他们没有进入,只是演戏,感觉搞笑。

泰爽(肆)~Bangkok

回去曼谷的路程,一直想象那个肥佬洋人和人妖姐妹的做爱方式,想不出一个所以然,巴士已经到达曼谷这天使之城了。

曼谷的第一天,领着前任去闹市中的四面佛拜拜。如果半途不杀出那个鸡拜老姨,预算这一天就没有什么好值得记载了。

话说我们兴高采烈地去拜拜,故意忽略路边摆档口售卖神料的老姨们。然后,该死的我,竟然相信那个鸡拜老姨的话,以为她档口的香料只卖20B。于是掏钱跟她买香料,还跟她聊天说笑。谁知那个鸡拜老姨,突然各贴了张金箔纸在我们的额头上,还递给我们四串花环,要我们给她200B。妈的,上当了。想除掉贴在额头上的金箔纸,那个鸡拜老姨的口里吐出一大堆暹话,最后还往自己的脖子做了几次砍头断脖子状。哇塞!真的很keli,她是在诅咒不给钱的后果吗?那还得了,赶紧给钱就跑。

汗流浃背地拜拜四面佛,希望四面佛可以原谅这个鸡拜老姨。

作息

这一生做过几次空中飞人。不过这次教我印象深刻,让我了解人的确是皮包骨,所以很值得记录。话说农历七月已经过去,倒霉的我,这次不止翻摩托车,还和摩托车一起飞上路墩,报销了摩托车。

躺在BJ的交通三角岛上,不知过了多久。。。。。。
车祸发生之后,依稀记得有个印度摩托车骑士扶起我;依稀记得有个华人老姨一直用福建话问我:有事boh?依稀记得我很潇洒地跟他们讲没事;记得我用福建话和马来话跟他们道谢然后。。。。。。不知过了多久就到家了。到家之前,记得还和那个印度guard打了声招呼。

车祸当时有那么一刻忘了自己住哪里,想了很久才回答那华人老姨说是住那一区的。忘了我是怎么把摩托车推回家?那一个小时里面的细节全忘了,我居然也可以回到家。

到家后,以为没事,脱掉牛仔裤,才知道两边膝盖血流如注,妈和弟看到我的卫生纸和棉花团上血染的风采,二话不说,就把我送进小岛GH的急救室。车上才渐渐想起我刚从泰国旅游回来,一小时前发生车祸。。。回想起来,血流很多,不一定就会很痛。

到了医院,眯眼马来小弟弟医生帮我包扎伤口,然后一边跟几个围在我身边的马来小妹妹实习生解说。他指着我左边血淋淋膝盖的伤口,说那是skin lose,原来那叫“丢皮”,不用他说,我也知道。他还叫其中一个比较胆大的马来女孩穿上手套,摸摸我两边流血流得不亦乐乎的膝盖,看看有什么分别。她说:memang ada rasa lain。她说左边的膝盖比较“松” ,右边的膝盖比较“紧” ,听了,我哈哈大笑。

再然后,那马来小弟弟医生叫我坐轮椅,并叫弟推我去照x-ray,天啊!有那么大件事?我走路绝对是问题的,只是觉得膝盖骨一直在皮下“滑动”而已。过了很久,等了很久,另一位华人女医生说我没事,膝盖骨没有碎,脚骨也没有裂,可以回家了,还给两天MC,叫我在家躺着疗伤。

经历此事,知道了几件事。伤口在流血的时候是不痛的,要等到第二天才感觉隐隐作痛;别看膝盖那儿肉少少的,流出血来也是很可观的;背后擦伤一大片,虽然脊椎骨那儿的皮很少,但是流了那么多血,染红了我的制服,还看不见我的脊椎骨,真是谢天谢地。最重要的还是,没有破相。下巴那儿有一块黄豆般大的血迹,擦掉就没事了。特地拍照留念,现在看起来还蛮血腥的,就不贴图了。

Monday, October 22, 2007

泰爽(叁〕~Pattaya

为了想体验坐火车的滋味,所以决定买火车票,乘火车回曼谷去,在从曼谷转搭巴士去Pattaya。

Pattaya的夜,朝气蓬勃。走在红灯区,道路两旁的夜总会播放着我喜欢的舞曲。穿着三点式的美丽泰女郎向我们招手,可我们是要去朝圣的。到了圣地,可爱的男孩招呼我们,心想:人生的第一场A Go Go show就给了Pattaya。终于开始,猛男陆续上台,穿了性感小内裤,而小裤裤快被他们的manhood撑爆了。然后,他们随着音乐移动。。。。。。我的天!原来A Go Go show就这样子,太失望了。

泰爽(贰〕~Kanchanaburi


从Ayuthaya去Kanchanaburi,决定效法《寂寞星球》的省钱大法,用了将近三个半小时的路程,坐巴士去,间中必须去Suphanburi换坐一辆巴士。

此行本来是要去哀悼二战期间,因为日本强迫建造铁路而大批死亡的战俘和劳工。。。后来在网路上看到那个Tiger Temple,他就在Kanchanaburi的34公里处。所谓Tiger Temple,已变成一个旅游圣地,是要征收300B的入门票。佛寺我可没见到,橙衣和尚也没见着几个,见到最多的是不怕人的山猪,那些山猪总爱跟人亲近,有些还直走到眼前,懒洋洋地躺下,撒娇地要我摸摸他。这可是我人生中第一次摸活山猪。看到那么多大小山猪,我想到的是拜月尾时的烧猪肉。

晚餐时分,园里的动物像是说好了,全部团结起来欺负山猪,看到山猪来抢食物就把他们赶走。而山猪们也常常“余、余、余”地打架争吃,简直一盘散沙,大的欺负小的,老的欺负少的,空有一身大架子,连一只孔雀都害怕。

比起那些草食动物,老虎是不自由的。天气热,老虎们被铁链拴住,在谷里睡觉。天气很热,慕名前来摸老虎皮的游客们排着队伍,由工作人员(为何不是和尚?〕牵手领着拍照。本来希望可以让老虎头枕在大腿上拍照(海报就是那样拍的〕,可是,到了那里才知道,要叫老虎像猫一样乖乖把头放在大腿上拍照是要另外给钱的,叫价1000B。
虽然说,那1000B是用在什么老虎基金的,可是我还是觉得那是浪费钱。园里的老虎都在睡觉,除了那只大老虎,只有他是不睡,不耐烦地走来走去。那雄老虎果然雄赳赳,感觉非常的man,吊在后面的睾丸是猫咪睾丸的放大数十倍。可是,那些工作人员都不把游客领去那只大老虎,他们只把我们带去那几只睡觉的老虎和小老虎那里,做一些好无意义的近距离摸老虎皮动作。之后,我有一种千里迢迢进了宝山却没有带走几颗宝石的感觉。

Guest house外面卖BBQ烧肉串的女孩说我们很像Thai boy,因此free给我们一枝BBQ烧鸡肉串,刚好四粒,和前任可以平分。当时,我跟那好心女孩解释说我们是“纯种”马来西亚华人,特别在“PURE”那个字,加重了语音。

泰爽(壹〕~Ayuthaya

才下飞机,就上巴士。转了两个巴士站,我们终于到达古城Ayuthaya。各自租了一架脚踏车,古城说小不小,大太阳底下,踩起脚踏车也是很考验体力的。从这个佛寺到那个佛寺,地图上是1cm的距离,佛寺的尖塔就在眼前,却是那般的远。

脚踏车上,听见自己的心跳声。天气热,可能脸色苍白没有变红,前任问我需要休息吗,我说不必。

当明信片的景色和佛像呈献在眼前时,没有太多的感触、更没有坐在佛像脚边思考古往今来,只是做了一般游客会做的事,拍了几张自以为美的照片,就这样了。本来想要逐个拜访古城的残破佛寺,可是天气说变就变,后来还在雨中漫踩脚踏车,雨中不慌不忙地踩脚踏车,惬意便是那个样子。

Ayuthaya―――说什么也不会再去第二次了。

这一趟去Ayuthaya,印像深刻是guest house热情如火的老板娘。老板娘不止一次表示她是第一次见到马来西亚人,可能如此,她自动把租赁脚踏车的费用减价给我们(从50B变30B〕。当我们离开时,热情如火的老板娘还特地跑出来送我们,她站在路旁,左手牵着一个小孩,右手不断挥手说byebye。当时我心里想:Ayuthaya的泰国女人真是和蔼可亲啊。

***SK Guest House
24 Moo 4 Klong Makhomriang Road, Ayuthaya.

Thursday, September 27, 2007

作息

农历七月。。。大太阳底下,每人手中拿着一叠一叠的往生咒,拔掉红线,一张一张摊开,然后放火一烧。拜拜后,雇主拿了苹果和香蕉给他,他却在闷热的尘土中睡着了。农历八月听林忆莲的歌疗伤。摩托还在马路上飘移,高龄的摩托机械发出叫人自卑的呻吟。中秋过后就是九皇爷诞辰,槟城肯定风风火火,轰轰烈烈。接着,冬至。。。春节。。。预见日子一天一天地过,如果老天没有意见,我还会活着。

“当时如果没有什么,当时如果拥有什么又会怎样?”女神如此说。

Tuesday, September 18, 2007

作息


女神柔柔地唱着她怎样让自己忘记那个人的存在。。。

“我独自穿越这条伤心的街
怎么去感觉所有你的一切
我鼓起勇气忘记这个距离
怎么让自己习惯了没有你
我独自穿越这条伤心的街
怎么忘记你回过头的身影
我鼓起勇气忘记这个距离
怎么告诉你爱已慢慢烧尽
不如远走高飞自己解围
我无路可退”

《The Brave One》的Erica在丧失了爱人,经历一连串心灵和肉体的创伤后,回到工作岗位,对着mic竟然让人有一种恍如隔世的感觉。她踟蹰,然后缓缓说出自己的压抑和思念。那一幕,我想起女神的“远走高飞”。

和你的身体曾经如此靠近,挨着彼此“手臂上的肌肤”,一起走过老城的许多街道。如今街景依然熟悉,黑夜中的Komtar一样没生气、麻麻档的老板依旧大呼小叫、五脚基还是那样黑暗。可是你已经不在,已经离开了。

Wednesday, September 12, 2007

作息

因为《Babe》-“宝贝小猪”,有一段日子不吃猪肉。鸡肉吃久了叫人腻,几个月后,决定不吃小猪,只吃成年猪。

昏昏噩噩的中六,弟给我带回来一只小山羊。他说这小山羊在路边流浪,怕小羊被车撞死,只好把她捡回来。

弟带回来的这小羊是母的,生殖器很像小母狗。有事没事老是咩个不停,于是给她取名为―――咩。

咩没有羊膻味,反而有一股牛奶味。才到我怀里,她就跪下来,用她的头挺我的肚子,她以为我是她娘。然后妈妈给我一个奶瓶。

以后的几个月,咩就从那只奶瓶直接吸吮Fernleaf牛奶,她的胃口越来越大,一瓶Fernleaf牛奶再也不能喂饱咩,然后她一直啼哭,不知是不够喝还是要人陪。妈嫌她吵,妈开始不爽了。

有了牙齿后,我就喂咩吃草。普通青草她不爱吃,特地摘了番薯叶喂她。咩不爱吃番薯叶,只选择吃番薯叶梗,咩浪费了一大堆番薯叶子。妈妈说她难侍候,又不爽了。
咩不懂得吃草,看到妈妈种的菜就咬。咬了之后,又不吃,她是咬着玩的。妈妈已经很不爽咩了,她一直要我把咩送走,我不肯。

做梦也没有想过可以养一只羊就像养狗那样。当时家里的几只狗从不把咩当一回事。咩好像狗一样,看到我就举起前蹄,人立着,趴在我身上,然后“咩”个不停,她的这种行为很像狗。所以,当时我有这种想法发,羊像狗。吃羊肉就等于吃狗肉。

咩除了会咩以外,她会做一些让我窝心的事。她认得我的声音,邻居叫咩,她不睬,我叫她咩,她就跑到我的跟前来。那是一个很有质感的虚荣心。

有天下午,突然听到咩一直喊个不停。以为发生了什么事,下楼一看,天!原来是邻居的狼狗咬着咩的脖子,那画面象狮子咬着斑马的脖子。这头狼狗到我家来撒野好几次了,还曾拐走我家的鹅和兔子。现在他又想要吃咩。咩一直咩个不停,看到狼狗,其实很害怕。很紧张。只能捡了几块石头用力地丢向他。臭狗也怕我几分,狗嘴终于松开咩,逃走。逃过鬼门的咩看到我,立刻奔向我,咩的脖子有狼狗的齿印。

咩在我家的鸡寮住了几个月。一天放学回家,发现她不见了。问妈,妈一会儿说咩不见了,一会儿说她把咩送走了。我跟她说,她从来都不管咩,哪有权利要把她送走就送走。其实我最害怕的是,妈把咩给杀了。之后那几天,我们冷战。几天不吃她煮的菜,害怕把咩给吃下肚。之后那几年,咩一直是我和妈的心结。

现在想起咩,还是有一点难过。

Monday, August 27, 2007

作息

阔别四年,没有太浓的乡愁,一直到看见了拉让江,才停止惋惜这几百块的机票钱。

这里活了二十年,从不知道拉让江也可以叫鹅江;而且,在江畔也不曾见过传说中的天鹅,即使是家鹅,我也没发现他们的踪迹。难道天鹅这侯鸟曾在家乡留驻避寒?几年不见,家乡市区栽满绿树;更好笑的是,到处可见天鹅塑像。 原来天鹅已经变成家乡的标志;所以,古晋有猫,家乡有天鹅。

真难度过,在这个在家乡的四天三夜,我夜夜想“回家”。

Sunday, August 05, 2007

作息


在工地旁的树林里看见一只飞鼠。同事很兴奋地叫我过去,并指向树林的一棵树,说那儿趴着一只飞鼠。眯了眼才发现那只披着一件保护色外套大衣的飞鼠。他不动如山,不走进看的话,完全看不出那棵树上有一只飞天动物。再走进一点,这飞鼠似乎被吓,急忙跳跳爬爬地往上移,到了一个高度后,回头看我俩一眼,就这样张开四肢,变成一架滑翔机,从这棵树滑去另一棵树了。

Saturday, August 04, 2007

作息

欧阳文风要来槟城了。

和一只冒失的蝴蝶睡了一个晚上。我睡床头,他睡床尾。不是说这些夜闯屋里的昆虫,可能是死去家人的灵魂变的吗?我们渡过一个平静无梦的夜晚,爸他没托梦给我。从来都不亲,难怪他也没有话要跟我说。

Wednesday, July 11, 2007

作息

听到恶耗时,就知道他们不可能幸免。他们被附近的居民投诉,地方政府威风降临。
躲过了病菌和车轮,好不容易熬到少年,眼看就要成年了。却被人道毁灭,一只都没有留下。希望他们在黄泉路上好作伴。

Saturday, June 30, 2007

作息

再见玲玲是这个月头的事,事隔多年,她还住在老地方,而且记得我,主动跑过来和我亲近,原来这些年她还存活,没被人抓去人道毁灭,也没有被车撞死。

认识玲玲时,她总是过分谨慎,遗世独居,与工地大家庭的狗儿们楚河汉界,划分得清清楚楚。她总是不让异性接近,所以当时我们对她另眼相待。

除了对她深深的孤独感印象深刻外,我们还记得她对孩子的母爱。工地的食物严重匮乏,为了节省资源,我们决定送走玲玲的孩子。当我们抱走她的儿子女儿时,她跑前跑后几十圈找寻失踪的孩子。直到两天后,才接受孩子被拐走的事实。我的印象中,她是第一个对孩子那么紧张的狗母亲。

Friday, June 29, 2007

作息

知道我有收集贝类尸体的习惯,所以她从海鲜餐馆带回一些被人类吃了肉的贝壳。她把他们浸在柠檬水里,放到窗前晒干。当时想对她说,我要的贝壳是海边检来的,那些自然死的,不是这些被人故意为满足食欲吃掉的。

她竟然留意我喜欢的事物,心里有点。。。谢谢没有说出口。

Wednesday, June 27, 2007

越南※菜头之旅~河内⑧

※河内Hua Lo监狱,当然这个越南监狱和金边的那个邪恶监狱没得比。不过里面也是蛮黑暗的。这监狱关着男女囚犯,男女囚犯是分开关的。在女囚犯的监狱里有一个展示橱,里边摆着许多当年狱兵拿来折磨女囚犯的物品。那女导游一个个地跟我们说明。她说她知道所有物品的用处(就是怎么虐待女囚犯的方法),就是不知到这个到底有什么用处,还说这个东西只用来对付女囚犯,不用在男囚犯身上,当时她指着一个酒瓶这么说。明眼人都知道那酒瓶的用处。我和前任转头假装看别处。最后,还是由一个荷兰老女人出马,她跟那女导游说了很多话,然后还往自己的私处做了许多手势。

※花很多钱买DVD。好些电影在槟城都找不到,这里河内的旧城区却有。价钱一块美金左右,比槟城Batu Ferringhi的还便宜。这些DVD包装精美。这点马来西亚的盗版商需向他们学习。

越南※菜头之旅~最爱沙坝⑦

※沙坝的第二天,旅游配套只是走山去Tan Va村。这个头脑精明的当地导游,再次建议我们坐摩托车,这样我们可以花很短的时间,去更多地方,看更多东西,可以一路玩着去Ban Ho村。一番挣扎。就给他5块钱美金。同行的还有昨天那两个荷兰情侣,他们对于来自马来西亚的我们一定拥有极好的印象。 那个荷兰女人很美丽,双颊红彤彤的;那个荷兰男人长得还好,除了个子高大,没有其他什么了,直到后来。。。

一路上,当然。。。梯田、水牛、烟雾缭绕的山脉、那睁着天真无邪大眼睛的小猪、脸谱很越南的狗、苗族、蒙族、到处乱跑的鸡鸭、小河流水人家的山村景色。。。如果住在这里,不知有多好。

※去Ban Ho村的路上,有段烂泥路,有一尺那么深。当地导游不断称赞前任的驾驶技术高超。他说外国人没有一个可以承受这种烂泥路的压力,我们是第一个。这算不算为马来西亚争光?

※旅途终站,到达Ban Ho村。这个美丽安宁的小村庄在一个山谷里,有条河穿越而过。天气热。去看这里的一个瀑布。那荷兰男人女人即刻换上泳衣,步入水里,泡泳。我和前任在水边晒太阳。这一晒,我更黑了。

过了良久,最奇妙的事发生了。荷兰男女上岸了。那个荷兰美女还算矜持,懂得遮遮掩掩换回衣服。那穿着泳裤的荷兰男人站在河边就那么一脱。天啊,不脱还好,脱了一鸣惊人。荷兰屌不是普通的大,而是非常大。沉甸甸的挂着,随着荷兰男人擦身动作,非常配合地摇晃着。不勃起就有至少7寸吧!那么勃起满分的话,不是有一尺吗?那美丽的荷兰女人太幸福了。这是第一次看见红毛鸟。非常值得记录下来。

Tuesday, June 26, 2007

越南※菜头之旅~最爱沙坝⑥

※走完Cat cat village游客的特定路线,看完许多黑色白色的水牛,还有许多跑来跑去的小猪,算心满意足。那个27岁的当地导游除了要人叫鸡,还很懂得做生意。他建议我们去Lai Chau看看,说那儿的一个landscape曾出现在《寂寞星球》里,也不管我愿意不愿意,就抢了我的那本书,然后,翻给我们看。想了三分钟,付了美金六块,坐上不知有几百年历史的Russian jeep,一路扭着去看看那个地方。。。。。。后来,当然叹为观止。



Monday, June 25, 2007

越南※菜头之旅~最爱沙坝⑤

※坐火车去山城沙坝。这是第一次坐火车。兴奋极了。

※到了老街,转换小型巴士去沙坝。天还朦朦胧胧的,我已看到了影影绰绰的梯田。

※当地导游是个年轻的小伙子,27岁,能说多种语言。他说因为喜欢自由,才不想结婚。此行还有另外两个荷兰人。路过沙坝Cat cat village的小破旧医院,把阿骆托我带来的四大罐维他命C和Paracetamol交给了那两个女医生,她们开心极了,连忙道谢;我说那是马来西亚的朋友,千里迢迢托我带来的。阿骆真是个大好人,不仅帮助这里的居民,还让荷兰人觉得马来西亚是个有爱心的国家,我脸上沾了光。

越南※菜头之旅~最爱沙坝④



※如果这一趟河内旅行不来这个小山城━沙坝(Sapa)的话,我一定说尽越南歹听的话。因为这个小山城,不枉此行,花再多美金,也是心甘情愿。沙坝沙坝。。。我爱你。

越南※菜头之旅~下龙湾③

※下龙湾。说老实话,起初看见这些美丽的岛屿,的确教人叹为观止,眼睛没有一刻不是忙碌的。然后就开始有点闷了。因为想有一个睡在船上的经验,我们多付一些美金,就在船上过夜。可惜船舱里太闷热,只好睡到甲板上去。

※下龙湾的夜真是冷,躺在甲板上观看忽隐忽现的星星,耳里听着赵咏华。然后拿出星盘,对着南方的星空,却怎么找就是找不到天上最性感的天蝎星座。于是此时,看到一颗流星,生平的第一颗,在下龙湾的海上。更不可思议的是,还看到不止一颗流星,短短的半个小时看到了三颗。下龙湾其实没什么,就这三颗流星,使得这个下龙湾有什么了。

越南※菜头之旅~河内②

※在河内的古老寺庙里,看到好多华文字,心里亲切,随口问问导游会不会读那些华文字。导游说她不会,还说现在的越南人都不会读华文、说华语,除了那些老一辈曾受过华文教育的。可他们却在写满华文字的牌匾寺庙里拜拜,这。。。。。。

※那些穿着白色传统国服的女孩们真象白鹭,尤其在她们踩着脚踏车,轻轻地,静静地飞过河内杂乱的道路时。只是想不到她们国家的男人迫不及待地向我们推销他们的越南鸡,我哪有那么多闲钱去叫鸡?

越南※菜头之旅~河内①

※虽然有阿骆的旅游资讯,我也没有偷懒。读了关于越南的旅游书籍,还有不少对越南人的负面评价;对于越南人,心里总是戒备,全程都是战战兢兢的。第一个晚上在河内,和前任已经当菜头,被越南人砍了。为了保持心情漂亮,只好安慰自己看开点。

※河内就是天气热,第一天的“河内一日游”,是带着快快结束的心情走完的。

※这里离中国不远,人民的脸孔像中国人,所以被误认为越南人也不足为奇。可是长得象越南人,一点便宜也占不到,这些越南人还是把我当菜头。

Wednesday, June 13, 2007

作息

很多动物有灵性,比如乌龟,狗,猫,狐狸,蛇。。。。。。这个说法很浪漫。如果这些有灵性的动物,本着一颗善良的心,吃斋念佛,修练几百年或一千年,加上吸取日月精华,他们就可以化身为人,脱离畜道,而且有法力,可以跟凡人谈恋爱。

最近那次见面,他象从前那样把手放在我的大腿上,让我轻轻地握着。他以为我不知道他已经恋爱了。我想这动作只不过是他对朋友表示友好的方式。

小云说那些具有灵性的动物,一旦被车撞死后,他们的怨灵将依附于车子上。如果有天肇祸的车子在没有任何理由会发生意外的情况下出事,最大的可能就是那些动物怨灵作祟。那天前往Batu Ferringhi的路上看到的一具猴尸。不知道猴子算是有灵气的动物吗?这倒霉猴,被人撞后逃,尸体躺在马路上,没有人管;我假装没看见,摩托呼啸而过。第二天再经过时,他已被辗扁,变成了猴肉干。

Tuesday, June 12, 2007

作息

从没有摸过活生生的翠鸟;昨天终于摸到一只即将断气的翠鸟,所以也算摸过。^^这只倒霉的翠鸟,以他冲刺抓鱼的速度飞撞玻璃墙,“啪” 一声,很大声,挣扎几下子,呕了许多唾液,在我的抚摸中过世。他的羽毛鲜艳翠丽,非常吸引人,为了给他留一个全尸,就不便拔他羽毛,让美丽的羽毛和他的尸体一起睡在地下。

Friday, May 04, 2007

作息

昨天是她的生日,毫无察觉。从不把她的生日放在心上,是因为她不吃这一套。

记得小时候,团契的弟兄姐妹教我做了一个心形褶纸。我选来粉红色和白色的颜色纸,准备折纸并在母亲节那一天送给她。起初是开心的,期望可以看到她收到心形褶纸时的喜悦。谁知她不领情,连碰都没碰一下。她说她不要这个没用的心形褶纸。十二岁,不记得有没有失望。但这小小一件事却叫我记到今时今日。

昨天是她的生日。弟买了咖啡蛋糕送给她。她开心得不得了,笑得象个小女孩;没有生日歌,没有蜡烛许愿,她急忙切了蛋糕分给我们吃。

Thursday, April 19, 2007

这个星期花美金~第六天回到金边

※真是后知后觉。原来巴士司机按车笛不是按爽的。而是发出警告,让其他道路使用者可以打起十二分精神。同时也让路边要过路的鸡鸭牛羊知道,不想被老爷巴士撞死,最好乖乖待在路旁。

※巴士一路奔驰着。突然到了一处荒野停下来。巴士司机也没有发出什么特别讯号,大家都非常有默契地赶紧下车,然后做鸟兽散,各自到草丛一角站着。那时,我才明白他们下车是为了解手。男的光明正大地向着一望无际的稻田一泻千里;女的比较含蓄,手拿了毛巾,把自己的下半身围起来,然后蹲在草丛后面。荒山野岭没有水可以洗手,所以他们把自己的衣服或者别人的座位当手巾。

※回程的巴士好坐多了。双腿没有酸痛。一路上有听不懂的柬埔寨歌曲陪伴。听了几下,决定还是听我的梁静如。

这个星期花美金~第五天在暹粒

※因为Banteay Srei的精致和色泽,她一直是我最喜欢的一个废墟。她很远,距离吴哥窟有21公里那么远。途中,露在外套的手,在光和影中穿梭;裹在衣裳内的身体其他部分,也感觉烧灼。

回途中,Li Da这个有欠家教的司机说他可以带我去其他附近的寺庙比如Banteay Samre,不过我得付他多一点车油费,在说现在又是新年,照理多付一点是应该的。心里恼怒他擅自起价,更怕他把我一个人丢在荒山野岭和田野的水牛作伴,只好无奈答应。途中不想跟他说话,亏我好心给他水喝。

然后又回到了吴哥窟,参观了几个不著名的小寺庙。游客不多,大拍特拍,有满足感,幸亏没和Li Da翻脸。

※暹粒的最后一天,又回到小吴哥。今天是新年的第二天,吴哥城里,人潮多得象海浪一样,一波一波地涌进城。他们不畏惧午后的太阳,我一味往阴凉处钻。好一个没有鞭炮的新年。


Wednesday, April 18, 2007

这个星期花美金~第四天在暹粒

※昨晚在Phnom Bakheng看完日落后,下山,居然找不到Li Da,最后只好拿出眼镜才在摩托司机堆里发现他。柬埔寨男人看过去,全部都差不多一样脸谱。

※又去了Phnom Bakheng,不过这次去看日出。好美啊!

※为了省钱,在路边进食,不在乎他们哪里来的水源,路边哪有自来水?也不管路上的飞沙走石。这个柬埔寨妈妈非常和蔼可亲。终于吃了她一顿好吃的猪肉炒饭,看他们好象只有一个大桶用来洗碗碟,也许还有其他水桶也不一定,希望不是只用泡泡水洗一次,过滤一次就算清洁了。

这个星期花美金~第三天在暹粒

※起了个早。要付寄宿费了。吧台男问我当初他们给我开的价钱是多少,我很惊讶,原来他们没有“沟通”。于是把心一横,说两块钱美金。吧台男没有问起别的,收了钱就叫我在一旁等巴士。那时,扫地男来回经过好几次,我很紧张,怕他问起吧台男为何只收两块而不是三块钱美金。拿定主意,顶多跟他们摊牌。

※巴士误点。金边大塞车,因为明天是柬埔寨人的新年。金边已经有三个摩托司机跟我说暹粒的新年很happy。好,就等着看暹粒的新年有多happy。巴士的冷气好比青蛙的血,随着气温转变。除了永不鸣休的车笛,后座小狗的啼哭声,一路上,好彩还有陈淑桦,林忆莲的陪伴。

※途中很多瘦狗,瘦猫,瘦牛。。。唯一看过去有点肥的是水牛还有已经被斩首砍蹄,被吊起来烤的猪。四月到九月是旱季。一路上可以看到已经干涸的稻田和莲花池,还有散落各处的干瘦白牛,居然可以看出这里的萧条景色。

※路上,坐在旁边的柬埔寨老姨总是把身体靠过来。我的腿已经可以感觉到她大腿的重量了。这个善良的老姨除了只会对我微笑,还请我吃鸭蛋,我没吃。原来柬埔寨的长途巴士这么难坐(后来我才知道我坐的是普通人民坐的公共远途巴士,但我付的是游客价的巴士费,上当了)。巴士的位子很窄,腿麻痹了几次,还好屁股有点脂肪,但还是教我坐得屁股不是屁股。隔壁的老姨好象没有什么感觉,竟然睡得香。

※终于到达暹粒。替自己找了一个摩托司机,叫Li Da,今年25岁,尚未娶亲,已经有一个女友。谈好价钱,跟他去找guesthouse,就在Psar Chaa(old market) 附近,一个晚上三块美金,好开心。终于“又”来到了Angkor Wat。于是,我在小吴哥的热空气里,悠闲悠哉到黄昏。


这个星期花美金~第二天在金边

※带来的MP3 player有张清芳的《加州阳光》 。柬埔寨的阳光照不进小烤屋,枕上也没有泪水的痕迹,一夜无梦,我的确在没有他的金边醒过来。

※被一个叫Wok的25岁摩托司机载了一整天,也吃了一整天的沙尘,晒了一整天的太阳,半途还带我去他家洗脸。只是一个上午的时间,我的脸已经被灰尘打了一层粉底。

※Wat Phnom寺前有许多很臃肿的猴子,这和路途中看到的瘦牛成了强烈的对比。正当和Wok坐在路旁休息时,一群像韩国人又像日本人的游客来了,为了省一块钱美金,坚持不买入门票,就在山脚下拍照,漠视管理员的驱赶。直到他们讲了我听得懂的福建话,才知道他们是华人,突然对Wok不好意思起来。

※以为听错了。昨天老板娘明明跟我说寄宿一晚是两块钱美金,但是为何这个看似扫地男却要收我三块钱美金?开始有点不爽了。

这个星期花美金~第一天在金边

※走出海关已是下午四时十五分。

※摩托司机的谈话兴致高,整条街我已吃了不少风沙。他叫Dor,介绍了Boeng Kak湖边只有两元美金的民宿,因为谈不拢明天金边一日游的价钱,悻悻然地离开。

※放了行李,出来走走。宿舍那条街杂乱无章,垃圾多,人多,老外也很多。路边的tuk tuks司机问我要不要找女人,我长得那么直吗?

※天气热,躺在床上像被烧烤着。

※今夜的晚餐是家里带来的香蕉和饼干,省了一顿晚餐的费用。

Tuesday, March 27, 2007

作息

这几天,狗老大一直缠着Putih,他想播种了;
其他雄狗看到狗老大都离开远远的,他们再怎么年轻力壮都打不赢狗老大,唯一能做的就是想想如何去浇息体内那把燃烧的欲火。

Putih虽然活了一把年纪,但她的卵巢还很活跃,三四个月前才产下独生女Jiji,现在又可以老蚌生珠了。

来兴那只软脚狗再也不软脚了,现在还人小鬼大,轻轻呼唤他的名字,他就跟你撒娇,小弟弟的形状在皮夹克里越来越明显,硬得像是可以做爸爸了。

咳嗽让来旺要死不活了几天几夜,吃了Paracetamol,竟然可以痊愈。

旺来不见了,不知是被车撞死,还是被人抓去宰了。

Monday, March 26, 2007

作息

赵敏,周芷若,殷离前后都和张无忌有了婚约,只有可怜的小昭,没有婚约,还得离开中国,去伊朗当圣女。我想她应该知道自己是弱势的。她不像殷离一样是张无忌的表妹;她也不是周芷若,小时候就认识张无忌,对他还有喂饭之恩;她没有赵敏那么尊贵,有蒙古郡主的身份;所以小昭自愿退出,当了张无忌的上司,救了他一命。

小昭一生中,最快乐的时光,应该是和张无忌一起在光明顶的秘密隧道里,助他练习“乾坤大挪移” 。往后的日子,张无忌在小昭的回忆里是满满一整片。然而,在张无忌的回忆里呢?

刻意不去想起,却越想越伤心。
昨天的潇洒很快就夭折了。

Thursday, March 15, 2007

作息

这里的小狗很多是同父异母的兄弟姐妹,都有一些血缘关系,真要追究起来,真的有点复杂。乱伦事件偶尔发生,他的表妹可能是你曾祖父的妾;你舅舅的小姨可能是他的外婆,所以需要一些工地外的雄狗注入些新血。又是狗的交配季节,工地大门外常常可以看到一些驻守的发情雄狗,只要工地的狗老大一时疏忽大意,虎视眈眈的外来雄狗们都会来一场恶斗,胜出者,立即跨上去,抽动几下,射精,屁股黏着屁股,很久很久才会分开。

Saturday, March 10, 2007

作息

为什么人类会对其他物种这样残忍?
是谁会对这两个月不到的小狗淋烧水?

小狗的背皮开肉绽,四肢都有伤口,伤口上沾满泥土,干掉的皮毛和血块,还散发奇怪的腥味。

狗儿母亲不管,狗兄弟姐妹只懂得旁观;她只能哀嚎,不断地跑来跑去。
小狗求生意志强,哀叫了两个星期,竟然死不掉。

或许消毒药膏真有其功效。她背部的烂皮开始脱落,伤口正在痊愈中,新的皮毛还没开始生长。她或许忘了人类怎样叫她受苦;现在看到人类,会开始靠近,表示亲热了。

Wednesday, March 07, 2007

作息

存活的几只小狗,度过了危险期,没有变成肉酱的,都明白马路如虎口这个至理名言。如果不被送走的话,应该可以给他们一个名字了。于是帮他们取了很本土化的名字,全部都以福建话发音:来兴,来旺,旺来,几几。当然这些名字对小狗来说没有任何意义,而且,他们还有印度guard给的印度名,马来guard给的马来名。

不管人类口里叫出来的是什么语言的名字,有多少个音节,他们都第一时间,冲到人面前,用力摇尾巴表示亲切。

只是到了晚间,这些友善的小狗会野性大发,常常追逐路过的夜归人。看门之余,他们把追逐人当成余兴节目,但他们不知道这样的游戏可以招来杀生之祸。

Monday, February 05, 2007

作息

软脚狗是Puppy的小儿子,排行第九,体积最小,他大哥比他要大上一倍。畜生界里,人类也重公轻母。小公狗都被人抱走了,只剩下两只小母狗和那只软脚狗。

小狗生了乳牙咬狗妈妈的乳房叫狗妈妈喊痛。于是狗妈妈就要她的孩子独立,孩子不得不独立。除了垃圾堆,他们需要人类的救济。就这样软脚狗和他的两只狗姐姐在随时会送命的工地里成长。

小狗蹦蹦跳跳地享受狗童年的时光,只有软脚狗,走两三步得坐下来休息;所以一段小小的路程,也要停下来休息两三回。在他走走停停的过程中,食物已被他的姐姐们抢吃完了。

看着他可能活活被饿死,对他特别眷顾,便打包卤汁猪肉饭喂养他,希望吃了猪肉可以教他四条腿有力气跑步。软脚狗嘴坏,只拣好吃的猪肉吃,把剩下来的饭丢给他姐姐。吃猪肉吃到嘴巴刁了的软脚狗,养成挑食的坏习惯。往后的日子,他再不吃我从家里带来的隔夜饭,宁愿饿肚子看着姐姐们吃,也不愿张嘴吃一口。

Sunday, January 28, 2007

作息


妈总在星期日早晨煮一碗加料的快熟面,然后敲房门,把热腾腾的面递给我。

她说过“同性恋是疯子,变态”这话。只是她不知站在面前的其中一个儿子就是基佬,将来他不会和女人结婚,更不会生儿育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