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December 06, 2006

作息


有些已经往生,有些还活着。

伤心事接二连三地发生。

工地的两只小狗相继死亡。
Bobo被车拦腰辗过,第二天,吐血而死。
Jumbo被人下毒,咳嗽几天几夜,静悄悄失踪。

Jacky的儿女,没有一只可以活过两个月;淹死,病死,被车撞死。
Jacky的儿子被罗里辗过,三秒钟前活生生的,三秒钟后变成一堆肉酱,四周的空气飘逸着血腥味。这血腥味似乎刺激了工地里所有的成年狗,引起一场骚乱。